電 波 蒲 蒲 蒲 通 頂
魚 樂 圈 二 打 六 餵 魚 大 會 -- 第 十 三 擊
.
.
電 波 活 動 主 頁 ] [ 行 程 表 ] [ 活 動 內 容 ] [ 相 片 部 份 ]
.
.
各 大 獎 得 主
大 魚 杯:    Charles - 兩 斤 多 魚
白 果 杯:    湯 咪 
.

 
.
.
前 往 郊 通 :

香港仔 <---> 蒲台島
聖士提反灣 <---> 蒲台島

蒲台島喜記街渡
Tel:2554,4059/ 91905275 (鄭先生)
(HK$40.00來回收費)

船期:
星期二,四,六
上午9:00由香港仔出發,
上午10:30由蒲台島回程

星期日 或 公眾假期
上午8:00由香港仔出發,上午10:00am, 11:30am
由聖士提反灣出發,下午2:00pm,4:00pm & 6:00pm由蒲台島回程.
(出發前須先訂位,可能會冇位.)


 

 
十 三 擊 之 旅

出席第十三擊既釣友共二十一人, 釣友包括有 : - 
(排名不分先後) 
JORDEN, 威威, charles, derek, 小柏柏, Eddie, E 嫂 
Joey, 候活, 青蛙, 了神, delta, 標標, 姜太公, 湯咪, 
Gundam, Danny, 堅勇, Alfred, CKF, L. T. W. K. 

第十三擊活動的事前安排工作, 全賴各位釣友分工合作, 
才得以順利進行. 非常感謝為大會購買以及運送食品的 
標叔叔; 為白果杯大魚杯叔設計的小柏柏; 為十三擊訂船 
以及安排的黑手; 為大會拿取青虫的青蛙; 為大會充當攝 
影師的威威/ Charles; 為眾參加者拍團體照的路人甲; 更 
要特別嗚謝的, 就是各位曾經 click Banner 的釣友以讚助 
活動的獎品. 

第十三擊活動是有電波活動以來最好魚獲的一次; 亦是 
獎品最豐富的一次. 為顧及釣魚技術不高不低的夾心階 
層釣友, 是項活動更增設了幸運大抽獎, 各參與活動的釣 
友皆有機會得獎. 即使沒有爭奪白果杯或大魚杯的機會, 
仍可有獲獎機會. 而今次活動, 大會亦從電波基金撥款, 讚 
助一板 (二十六兩) 青虫供各釣友作魚餌. 

活動內容 

大部份釣友皆享應大會的呼籲, 準時於下午一時三十分到 
達集合地點. 為方便各釣友, 大會更安排了客貨車將釣友 
的釣具運往上船地點赤柱聖士提反灣碼頭. 而釣友則鬆容 
的坐公車前往. 客貨車被各釣友的竿袋, 冰箱, 引餌袋, 引 
餌, 背包, 食品 .....塞得滿滿. 真的令人驚嘆各釣友的裝備 
以及對事項活動的重視. 

當魚神, 小柏柏, 青蛙, 丹尼隨客貨車到達了碼頭, Eddie, E嫂 
以及堅勇已於碼頭守候. 客貨車停定後, 在場的各釣友更合 
作地將釣具搬到上船的位置. 最難得的, 就是E嫂也參與搬運 
釣具的工作. 儘管她不是電波釣友的一員, 但她亦充份發揮了 
電波釣友的合作精神, 真的令人感動! 而最不合作的恐怕就 
只有丹尼. 因為令願搬運其他釣友的四個竿袋, 也不願替青蛙 
搬運竿袋. 何解?? 只因青蛙的竿袋負荷實在太重了. 

當搬運工作完成後, 其他乘公車前往的釣友亦相繼到達碼頭. 
而直接前往碼頭的釣友亦相繼出現. 不久, 接載我們前往蒲 
台島的街度亦於遠處出現. 其時已差不多二時半, 時間上配 
合得太好了. 當街度泊岸後, 全體釣友不分你我, 合力將釣具 
搬到船上. 各釣友亦先後登船. 

渡船正緩緩駛離碼頭, 各釣友均懷著偷快的心情迎接十三擊 
的活動. 十三擊黑手此時才有空拿出參加者名單才點點名. 看 
到名了名單時, 才頓然發覺 Alfred 好像還未露面. 經証實後, 
釣友馬上致電 Alfred. 原來他正當時趕來碼頭, 要多數分鐘才 
能到達. 標叔叔獲悉後馬上通知船家折返碼頭. 幸好及時發現, 
否則 Alfred 便錯過了今次擊類活動. 渡船於是折返碼頭. 過了 
不久, 一名男子由遠處出現, 頓時船上嘩聲四起. Alfred 終於到 
達了! 

接載了Alfred後, 渡船再次緩緩的駛離碼頭. 眾釣友在船上寒 
暄. Delta 走近丹尼身邊垂詢這隻渡船是否聞名已久的賊船. 
丹尼其時回答今次已事先跟船家協議了船費, 賊船事件應不會 
再次出現. 過了不久, 船家走過來向我們收取船費一千大圓! 
一千大圓??? 不是協議好四十元一位, 我們只得廿一人, 為何 
要收取一千大圓呢?? 賊船真不愧為賊船, 一點也不浪得虛名. 
於是我們只好 ........ 

賊船絕非浪得虛名, 那時黑手只好跟海盜理論.  因上一次
前往蒲台, 渡船議價等事擬不是黑手負責, 而今次由訂船, 
約時間等皆由黑手個人接洽, 絕不可能弄錯.  所以黑手 
"FatLanJar" (發爛喳) 跟海盜死撐!  終於爭取回應有的權
益, 最後只付出事前協議好的每位四十元即可!  而同船四名
自行前往蒲台島的船友, 則每人被他洗劫八十元.

過了半小時的船程後, 渡船到了十三擊目的地蒲台島了.  眾 
釣友再次同心合力將所有釣具搬離賊船.  安頓好釣具之後, 
便隨手找來一名路人甲替電波釣友拍團體照.  拍好了照片後,
十三擊活動亦正式開始. 

堅勇先於大本營示範化拆解重皮蟹的步驟.  各釣友都細
心留意當中過程,  原來將一隻重皮蟹拆解可作釣餌的小
塊, 有這麼多的步驟, 跟我們平常於酒家飯館拆蟹的步驟
截然不同.  常人看似非常煩覆的拆解重皮蟹步驟, 只見堅
勇拆得頭頭是道, 拆好之後竟能拼回一個蟹形. 真的要多
謝堅勇的示範, 等各沒有拆蟹經驗的釣友又上了寶貴的一
課.  部份於碼頭附近不認識的釣友, 也走過來偷師. 而
堅勇更解答了他們一些用重皮蟹作釣餌問題.  大家交流
一番!

由於所有電波活動都是自生自滅, 各釣友便分開數個釣點
試釣. 兵分多路, 各自各精彩! 主要分為四路雄師: 一路
由魚神督師往碼頭左邊礁石進發. 另一路探路隊由威威, 
CKF, Charles, Joey 以及 Wilson 組成,向南角咀方向衝
去!  一路由 Derek 以及數名釣友組隊前往天后廟底試釣. 
而留守大本營的重任當然是由具有多年保安經驗的會展實
Q ---- Eddie 連同數名釣友把守.

由魚神帶領的那小隊, 隊員有青蛙, 標標, 丹尼, 小柏柏, 
湯咪, 筏仔以及堅勇, 前往碼頭左手邊的石邊進行投磯活
動. 因為山路崎嶇, 我們只拿取精簡的裝備隨行, 其他非必
不可小的釣具, 悉數委託留守碼頭的實 Q 們代為看管.
看起來近近的石邊, 走起來亦非常吃力.  而大部份釣友因
為穿上了磯鞋, 於沿水的石邊走起路來倍感信心. 偶爾離遇
上濕滑的淺可灘亦大步跨過! 

走過了十多分鐘步程, 前行的小柏柏突然停了下來, 原來
該路不通.  細心查看後只得一條 2呎高 x 2呎闊 x 6呎長
的小型通道可以通過.  正當各人相議之時, 鋼筋柏柏首先
嘗試通過那小洞視察.  他發覺過了該小洞之後有一些不錯
的磯位.  當時湯咪亦嘗試找找有否別的通道, 可惜未有所
獲.  但那個洞實在小得很, 只可容納一個人訓身後以青虫
儒動的模式向前緩慢推進. 

筏仔首先以他瘦削的身型, 化作一條青虫緩緩的儒動過那個
小洞.  再者, 大肚腩青虫丹尼,標標, 湯咪以及標標又順利
通過.  而加大碼青虫青蛙因為儒動時被餌盒頂著XX, 於洞
中雪雪呼痛了好一陣子.  但最後亦順利通過了!  而Jorden
呢, 因為他裝備太多, 且貴為太古魚神, 不能受這等屈辱, 
各釣友只好懇請魚神三思.  而魚神當時亦急不及侍, 馬上
於附近駐紮, 先行拋竿!

過了青虫洞的釣友走多數分鐘後, 便是一個投磯皆宜的好位
置了!  當時, 只有堅勇以及湯咪作投釣.  丹尼可能很久沒
有攪磯, 加上首次學人玩水中, 所以相對地釣組要花上一段
較長的時間才能綁好.  到他開了磯竿後走去釣位看看, 到
底那裡還有釣位呢.  原來那個位只可容納三至四名磯釣人
仕作釣.  因為要專重先釣權, 且不想釣位過於擠迫, 所以他
只好將魚竿置放一旁, 靜侯時機上位.  但十個電波, 九個爛
釣, 那裡有那麼容易上位呢.  只好怪他自己事先沒有察看清
楚釣點而開竿了. 最後丹尼決定拆下磯釣釣組返回碼頭筏釣,
而小柏柏亦隨丹尼反回碼頭.  留守的青蛙不久以磯釣收服了
一個呎多長的牙帶. 

另一路往天后廟底下以及留守碼頭的釣友, 只得小魚兒作
弄. 沒有什麼大魚之跡.  而於青虫洞前的魚神, 亦沒有為釣
友帶來驚喜. 
(Reported by Danny)
 

講番係天后廟情況, 侯活和derek背著沉重架生前往,用了十五
分鐘才到,視察釣點後各自搵食, 本來derek想到更遠地方,但
侯活叫他小心大浪下他便找一些比較安全的釣位垂釣,半個鐘
後侯活釣到一條本流雞泡,同時一位本流delta亦趕到,係無乜位
之下作投釣,最後,peter亦加入作戰,但peter 由于新手一名,侯活
好扮碌磯釣名人"高Q哲斷"教peter綁釣組

侯活綁完釣組都已天黑,而derek亦起了十六斤九既白果,于是
返回大本營等開餐.
(Reported by Joey)
 

大會原定當晚八時到島上唯一一間酒家舉行電波十三擊晚宴.
可是當晚七時多已有大部份釣友齊集碼頭.  經眾人商議後
決定提早開餐. 

因為當時眾人相信不會有外來人士再到蒲苔島, 所以大家只
拿取貴重的物品, 而釣具就放於碼頭, 沒人看管.  當時保守
估計, 碼頭上魚竿數目多達 80 支! 

而電波釣友因於第七者擊時曾於島上巧遇上狗賊, 偷去部份
燒烤食品.  故今次加強保安, 將所有燒烤食品放於碼頭石造
的椅下, 再佈以冰箱陣, 將軍餉收藏起來, 使狗賊無計可施. 

安頓好一切後, 大伙兒走向島上唯一的酒家, 享用豐富的晚
膳.  到達了酒家不久, 標叔叔遠遠看見一艘遊艇已迫近碼頭.
遭羔了! 我們的釣具會否被人偷去呢??  那隻會否是賊船呢??
電波釣友有否損失呢?? 

於是標叔叔連忙跑回碼頭查看究竟. 大家看到標叔叔於數分
鐘後便到達碼頭總部, 才放下心頭大石.  幸好剛上船的只是
一班遊客, 他們齊亦是到島上的酒家用膳.  打點好後, 標叔
叔又回到酒家一起用膳.

晚膳期間, 各人談笑風生, 新舊釣友談過不亦樂乎.  晚膳延
開兩席, 而兩席的釣友有很大的差別.  其中一席可能有 E 嫂
壓陣的關係, 釣友比較詩文.  而另一席, 桌上坐了一大班鮫魚
似的釣友, 飯菜來得凶凶, 鮫魚空艦X動. 大咬得有點象今年
七月份的鮫魚潮. 飯菜到了桌上不消一分鐘, 已被消化菌釣友
一掃而清.  而丹尼更昇東擊西, 口中說著:『飲杯』, 他的左
手拿著碗, 右手拿著筷, 已經到達了碟邊, 實行搶灘登錄. 其
他釣友見勢色不對, 亦急急將茶杯放下, 加入搶購行列. 

之後每每當小二再端來飯菜時, 各消化菌釣友皆再高呼『飲杯』
, 可是各人的碗筷已相繼到達碟邊.  數秒之後, 只剩下吉碟一只!
好不容易才完成搶灘行動.   相對地, 另一^的釣友比較『精
口』, 吃得沒有那麼『狼』, 一點也不『搶口』. 

各人飲飽吃醉後, 亦火速跑回碼頭, 拾起釣具再戰江湖.  在回
程往碼頭途中, 在小路上遇上一條小狗.  那條小狗經數名電波
釣友驗證後, 証實是電波活動第七擊時偷去燒烤食品了小狗了.
數月不見, 又快高長大了.  那條小狗已經參加了兩次電波擊類
活動, 比起部份 NSF 更加資深.  如果有它的照片, 應該請網主
加到 "電波會員室" 之內, 做一隻電波DSF  (Dog See Food)

釣友一路走回碼頭, 突然那頭小狗狂性大發, 向著山邊不斷吠叫
好像發現什麼似的.  各人向那個方向看去, 但又沒有看到甚麼.
眾人皆吃了一驚, 誰也一言不發.  當時各人心中均在想 ......
會不會是............. 鬼 

果然不出所料, 當真是一班鬼..... 佬鬼妹到訪蒲苔.  各人回到
碼頭後, 再分為幾小隊一四出覓食. 

揪史以及幾位釣友到蒲苔之最南處(南角咀)試釣, 惜敗北而回. 
Wilson 更帶備對講機, 不時向碼頭的釣友匯報 "蕉" 況!

青蛙則與堅勇, 魚神, 小柏柏等則到天后廟底的平台架設重型釣魚
裝備, 以魚仔以及重皮蟹準備釣怪獸.  而其餘釣友則於碼頭或附
近作投釣以及筏釣. 有的還試拖假餌.

拖假餌的只有青蛙較早時候拖了一條兩呎長牙帶, 而其他拖假餌的
釣友則沒有斬獲.  碼頭的釣友, 只是偶爾有小魚上釣, 而以筏釣的
釣獲遠較投釣為多.

不竟魚訊依然不多, 而部份釣友如侯活湯咪等, 更沒有筏釣經驗. 
於是丹尼以及標標不但借出筏竿予他們感受一下筏釣的滋味, 更以
有限的筏釣知識, 傳受予他們. 

不久侯活便中了第一條魚, 而相信他亦對筏釣產生興趣.  因為即使
那是小魚, 不竟以用樣大小的魚來說, 手感遠勝手絲和投釣.  當侯
活再次中了小魚的時候, 標標以及丹尼即回復原來本色, 化身筏釣
魔鬼, 不停於侯活耳邊遊說他買筏竿. 他們所遊說的并不是一般的
筏竿, 而是魚神選用的 "夢幻X" , 亦即是釣友常掛於咀邊的 "望爛
海".  侯活受到兩只筏魔的滋擾, 已不壓其煩的道: "若給我中了條
斤幾兩斤的魚, 我便立即買 "望爛海".  真估不倒這句說話, 便令他
不能自拔, 亦埋下了他中筏毒的伏線.

正當兩隻筏魔入侵侯活心靈之際, 天后廟旁忽然傳來巨響. 在夕靜
的蒲苔那巨響變得特別響亮.  而其中一句 "好好feel 呀~~~!" 更
青楚聽得出是釣友青蛙所發出的.

碼頭各人均向天后廟處看過去, 可惜因光線問題, 不能看得那裡到
底發生了甚麼事.  當時筆者心想, 若只是小魚, 他們絕不會發出如
斯巨響; 不會那麼雀躍; 更不會那麼失控.  因為筆者知道他們了解
釣夜魚時應盡量避免發出聲響, 以免嚇怕附近的魚兒.  稍後碼頭總
部馬上與天后廟底的釣友取得聯絡, 得悉一條一斤八兩細鱗被青蛙
拖上水面.

據悉當時青蛙中魚後, 各釣友連撈箕都未開好, 青蛙因為他所持著
的魚竿魚絲較重火力而不怕有所閃失, 就急不及待的把那條細鱗彈
了上岸邊.  上岸後各人已嘩聲四起, 千里傳音似的傳到總部.  總
部更以對講機, 第一時間通知身處南角咀的幾位釣友.

跟據歷屆 "電波魚樂圈二打六餵魚大會" 活動往積推測, 過斤的魚
通常不多, 只是一條起兩條止.  所以各人心中均推測, 青蛙會勇奪
十三擊的大魚杯.  而由於青蛙報捷, 各人的戰鬥力登時提升了不小.

不久, 又有聲音從天后廟那邊傳來, 但今次可沒有那麼響亮, 而叫聲
也沒帶有喜悅之音.  到底, 那邊又發生了甚麼事呢???  總部再次致
電查詢. 

原來青蛙又有強勁的魚訊, 小柏柏卒先揚竿.  那力度非同小可, 那
神秘魚兒不斷住下中去. 小柏柏頂了數十秒, 就交由青蛙接手再併.
青蛙以單手接過魚竿, 那魚一下了中多幾下子, 機乎連他都扯了下
海. 青蛙連忙札穩馬步雙手持竿, 不繼向上頂.  此魚與較早時的一
斤多細鱗, 簡直不能相比.  青蛙頂多了一陣子, 不慎被那魚走入石
隙, 而最終亦難逃斷絲命運.  據魚神多年釣魚經驗分析, 該神秘魚
應為油錐一類, 而最小也有十斤的重量.  而電波釣友亦終可感受到
斷口的滋味.

直至晚上十一時半, 標叔叔與丹尼均未有甚麼釣獲, 於卒先前往準備
十二時的燒烤大會.  電波燒烤爐每每皆是就地取材, 由兩名電波垃
圾佬標叔叔與丹尼到附近找尋可以搭爐的材料.  繼早幾擊前的半截
油桶改成的燒烤爐以及手拉車改成的火梲N烤爐之後, 電波釣友又一
力作---- 電波鐵板燒烤爐. 電波垃圾佬不知從那裡拾來一塊約 4'x4'
的鐵板, 以四塊石頭塾底升起鐵板以免燻黑地面. 

而起爐呢?  當然又是由標叔叔與丹尼一手包辦!  單從他們曾於碼頭
說服侯活買筏竿, 已知他們是扇風點火的能手, 果然不一會燒烤爐便
火光紅紅.  而各方釣友亦相繼到達燒烤場一起享受燒烤樂. 

當青蛙到達燒烤場的時候, 在場的各人爭相先睹他的細鱗, 更替他拍
照留念.  據估計, 他最小將那條魚從冰箱拿出拿入十次八次.  最後
他索性將那條魚放於冰箱面讓後來的釣友看過痛快.

為令各釣友更加容易交流 (吹水), 我們只開了一個燒烤爐.  廿十一
人共處一爐, 空間顯然得擠迫了一點, 但氣氛就相當不俗.  各釣友
亦相當合作, 各人皆象選美會的佳麗般將身子打橫, 以節省空間. 因
各人『側側膊』, 故『唔多覺』空間不夠也! 

燒烤食品雖然美味, 但因時間關係, 我們已事先準備了別的烹調方法.
等我先重覆材料: 材料包括有 Delta 借出的 Gas 爐一個; 威威『嚏z
來的平底鑊一個 (該鑊威威已『嚏z了多次出席擊類活動); 標標帶來
的食品; .....

各人吃過了燒『洁z宵野後, 便火速再戰江湖. 

因為當時天后廟底的收鑊較佳, 故筆者以及幾位釣友亦趁熱鬧走去看
看青蛙的較重型釣組、釣具.  可是當時不僅重皮蟹用馨, 連生餌(數
兩小魚) 亦用得七七八八.  找不到適合的釣餌, 只可用不甚得食的死
魚.  而青蛙的竿先亦象死魚般, 除偶爾被強風吹得點頭外, 一點動靜
也沒有.  那時候, 又有誰知道青蛙如斯的情況, 竟維持到翌日清晨.

筆者身在碼頭時, 天后廟底不斷捷報; 而當筆者親臨天后廟底時, 卻
沒有一點收獲.  反而碼頭那邊廂境傳來捷報!  難道筆者真的與大魚
無緣.  真令筆者感慨!

碼頭邊的釣獲, 據估計都約有兩斤, 長度俞三呎的油, 而兇手是誰
呢??  兇手原來是被筏魔上身的侯活.  他以標叔叔借予他的筏竿,幾
經辛苦才能將它弄上來.  當時幸得魚神於現場指導侯活, 而釣友亦
火速伸出撈箕, 第一時間助它 on-line(上網)!

油的牙齒極為鋒利, 若不慎被它咬著, 即使你將它的魚頭斬下, 它
仍會咬著不放; 而魚頭仍會轉動, 固被列為二級危險魚類. 第一級當
然是本身帶有毒性的魚類了.  因此, 該油上水後, 受到電波公友的
不盅禮貌對待. 

Wilson外表溫文, 但是他首先找來一塊磚頭向油攻擊, 之後各釣友
有樣學樣, 先發制人的同心向油攻擊.  那油登時吐血, 死狀恐怖. 
而不消半刻, 它的頭部更變得薄如紙.  如釣友繼續下去, 不須多時,
便可做出一幅以鮮血替代墨料; 以地面替代宣紙的另類魚拓. 深深的
拓入碼頭的石面上!  如不是要保留作大魚杯的侯選魚, 那幅碧血魚拓
恐怕會成為不爭的事實.

侯活自此深感筏釣的誘人之處, 加上筏魔再次現身眼前, 侯活還可逃
過筏魔的魔掌嗎!  莫非筏釣真的與毒品一樣, 一次也不可試??  請個
問題各位有機會可問問侯活, 因為他與『筏』有緣, 已成為『筏』門
中人. 一入『筏』門, 殺戒頓開, 善哉善哉!

過不多時, 另一『筏』門中人 Derek 不再 "我『筏』慈悲" 了, 再將
一條斤多的油降服.  當然它的頭部亦變成一張鮮紅色的薄紙了. 最
終亦是 Certified! 善哉善哉!

自從第二條油上水後, 各人重新振作, 頓時各釣友的戰鬥力皆提升了
不少.  可是直至翌日清晨, 碼頭總部以及其他分部的釣友都沒有新的
利好消息.

於翌日清晨四五時, 部份爛釣的釣友再次準備出發.  而他們兵分兩路,
主要是以磯釣為主, 而亦有釣友作投釣.  一路由爛釣三人組 Charles, 
Joey 以及 Wilson 出征碼頭之南的礁石.  另一路則先到天后廟底與青
蛙等釣友匯合以及稍作休息, 再往島的北邊進發.

到達該釣點後, 各人便各有各忙. 有的馬上綁上釣組; 有的先開誘餌;
有的靜觀其變; 有的還很貪睡(如丹尼)仍未未於天后廟底出發. 

當丹尼昏迷過後, 即前往釣點與眾人匯合.  丹尼抵達現場時即詢問釣
況, 而眾人又再次發揮合作精神, 齊聲道 : 『蕉』.  由於該處釣位
不多, 加上未有像樣的魚上釣, 丹尼只坐在一旁, 靜觀其變, 更期待
奇蹟的出現! 

過了不久, 丹尼終於忍受不住大海的魅力, 開了磯竿加入釣局. 他下竿
不久, 便中了一個 500ml 哥啦 (Cola )樽大小的另類雞魚 (雞泡魚).
如是這各人先後起了數條 500ml級另類雞魚.  釣友們亦開始懷疑那些
誘餌是肵鄘椄O買錯了雞泡粉呢? 

投釣的釣獲呢?  投釣的釣友扯絲次數遠較磯釣釣友為多. 那完全不是
投釣較密口, 只是因為該釣點太易掛石, 所以投釣釣友扯絲的情況亦
屢見不鮮.   到了朝早九時多, 大伙兒返回碼頭總部, 靜待頒發各項
大獎. 

而往南邊坎的那隊爛釣三人組, 釣果又如何呢??  他們會否亦遭同一命
運呢?   他們的釣獲, 直至 Charles 將他的冰箱打開後從各釣友 那 
"嘩嘩嘩~~~" 聲, 已知釣獲都不知俗了.  而中魚的過程, 魚的大小就
由Charles 親自作報導.
((Reported by Danny)
 

時間 : Dec 05, 1999 晨曦
同行 : Charles, Joey, Wilson
當日由於我地三個主力係釣天光水.....所以在未天光之際...我地就整
裝出發.....因為得我一個帶左冰箱....但又唔記得帶肩帶.....攪到沿
途行得幾慢.....到接近目標釣點已經死下死下.....途中我地亦差點認
錯位置.....但因為我覺得有d唔對路.....相議之後.....決定再走前些
少......終於到左目標釣點.....我同joey立即開定誘餌.....再休息十
多分鐘.....天開始光了.....眾人即刻開竿.....set好釣組後....jeoy
第一個下竿.....打出誘餌.....見佢等左一陣仍未有魚訊......到我下
竿......情況亦一樣......(阿神仲未set好)......等左十幾分鐘都冇
反應.....joey先走左去過d......我亦同時再去過dd.....又再下竿...
..又再等左一陣....仍然冇反應.....心諗 :" 唔係咁呀???".....無奈
地只好繼續啦......今次充等左一陣間就見joey開始有動作啦.....見佢
一抽.....彎竿.....中魚啦.....收絲.....落撈箕....起魚....嘩....
第一條魚上水.....望望....很大下喎....過斤架......即時個個戰意高
漲.....打醒精神.....阿神就親阿joey攪條魚之際.....借左佢個位一用
.......死火....比阿神快左一步添....hahahaha.....就咁佢地兩個就
起個邊釣啦......冇耐....今次到阿神有所動作啦.....抽....中....支
竿勁彎.....只見阿神動作熟練地又收又放....玩左一陣都未見魚.....
估計可能幾大下......到見魚喇....wow.....比joey個條仲大.....上水
.....唉....你地就笑到見牙唔見眼啦.....我仲係一下魚訊都冇呀.....
開始緊張.....唔係咁對我嘛......收起釣組睇睇.....冇問題呀.....餌
又仲起到....怪!!.....冇計啦....再繼續囉.......等左一陣.....嘩..
..終於有魚訊啦.....卻見浮波急沈.....hehehehe.....黎得岩啦.....
一抽....中呀.....從魚竿傳來巨大反抗力.....知道條魚向外狂走.....
嘩ha....過癮.....玩左一輪....開始手軟....仲未見到條魚......有冇
攪錯.....真相問佢你好大條咩.....當時都未諗過真係會咁大......到見
魚啦....嘩....果然唔野少.....旁邊joey已經準備好撈箕.....但因為我
個位既浪湧又特別大.....又擾攘左幾分鐘先上到水......真係手都軟埋
.....亦驚險剌激....幾驚斷絲..... 好在都順利上到.....hehehehe.....
跟住攝影部阿抄梗係唔會放過呢個幾會.....殺下菲林先啦.....hohohoho
......攪點....影完....咁梗係繼續努力啦.....hohohohoho......隔左一
陣.....joey又再上多條.......跟住又到我上多條......同之前咁上下啦
.....hehehehe......最後到阿神中左條唔知咩野.....但見佢中左後.....
.支竿先向左指........再轉向右.....玩左一陣阿神又話手軟....比左joey
玩......薯不知joey一接手.....冇耐就見佢定左起到.....唔知做乜....望
下支竿.....又係定左起到.....咁奇??......冇理由囉......因為我同joey
既釣組都有起個個位飄過......都冇kick過石......真邪.....O_O".....
最後連放絲等佢走都唔掂......
攪野....只好自斷了事......都仲未諗到有咩魚會咁奇囉.......^_^......
時間到呢到都差唔多......收拾好就返碼頭集合....準備走人lu.....U_U"
(Reported by Charles)
 

不用過磅, 不問而知大魚杯是由 Charles 以一條兩斤多的苀蝴亃o. 
獲得電波基金送出的 "士咩佬"軟式冰袋一個.  而中了斤多細鱗的青蛙, 兩斤油的侯活, 亦無緣問津! 

每一擊活動的高潮時刻終於到了.  那就是盼發白果杯, 終結首天的釣獲, 只有湯咪仍是白果. 雖然他於清晨齊亦有中魚, 不境他是最遲中魚的一個,故白果杯亦順理成章成為他的囊中物.  條那隨白果杯附送的"一時失手繩"亦正式列入他釣具之一了.

盼發了兩大獎項之後, 時間又差不多了.  賊船剛好又駛至碼頭, 釣友們便分批再次登上賊船離去.  於船上, 我們進行了首次大抽獎, 獎品是釣魚手套一對, 由魚神代表電波釣友抽出, 得獎者是帖加入了電波公友不久的姜太公.

隨著賊船漸漸離開蒲苔島, 電波釣友的十三擊 "電波蒲蒲 蒲通頂" 亦於一面歡愉氣氛結束.  多謝各位參加是項活動的釣友支持!  希望十四擊能再之看見您們吧!
(Reported by D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