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 波 欲 蒲 團
魚 樂 圈 二 打 六 餵 魚 大 會 -- 第 二 十 二 擊

電 波 活 動 主 頁 行 程 表 【釣 獲 報 告】 釣 友 討 論

 

(五) 男人最凍     文 : Le'Dan @ Jan 2001

一抽之下覺得好重手,一定唔小野,於是我用去頂,頂到我支竿成支U晒,而 當時我條4號主絲就扯到直晒,而且比風吹到鬼殺咁嘈。到底我中左咩呢? 的 左幾下郁都的唔郁播,極有可能係中左魚之後條魚入左石。等左十幾分鐘希望條 魚游番出黎,點知佢仲好耐性過我,於是唯有用我既絕招 ------ Kamcholier (鑑粗薛r)。


電波熱咖啡 ~ Take 1

唔抽由自可,一抽之下我支投竿就啪鬼鰴抸Y果節。而最後就用人手將魚絲收 番番黎,好彩鉛同勾都冇捐失,都唔算係 Total Loss! 可能支竿比我打左入冷宮 好耐,計計下都差唔多有兩年冇用過,而且又係質料普通既平價野,所以我估久而 久之支竿變得好脆,幾乎掂鼣ㄦ|散。炸左呢支竿係我岩岩釣魚果陣既第二支竿, 果陣對魚竿既冇要求,求其可以用得就算數,但係釣下釣下開始有自己既喜歡既調 性,所以就好小用鶪銢韖h釣,炸左呢支竿都未嘗唔係一種解脫。太好喇,又可以 有藉口買過支最岩我自己調性既新竿。

由於我帶黎其他釣竿都留晒鶵X頭,一來一回都要成廿幾分鐘,極之山長水遠, 而且當時夜嘛嘛,島上又唔知有冇女色狼,一個男子上路都幾危險,有咩事大聲哎~~ "唔好" 都可能冇人聽到,所以局住用炸左既竿再釣。雖然話一寸長、一寸強; 一寸短 、一寸險,但係好過騰番去碼頭總部哄C

如是這我繼續釣,但係當時釣點開始起風,唔知係咪堅勇較早時張個太陽食左 既關係,攪到當時既氣溫急劇下降。一個鐘凍過一個鐘,而釣場既釣友都一個一個 咁閃左上去天后廟避風,閃既閃、撇既撇,到到三點半只係剩底我一個傻佬仲坐 釣點度食風。我孤伶伶咁食多一個鐘寒風之後,一來唔想變成雪人,二來矕H風真 係 un-頂-dable (不能頂),我終於都閃埋上去天后廟。


電波熱咖啡 ~ Take 2

上到去,原來天后廟都唔好得好多,依然都係咁凍,只係勉強可以擋到 0.5% 既 強風。據聞堅勇會天光先吐番個太陽出黎,死啦! 離天光仲有兩三個鐘,長夜漫漫, 真係唔知點算。當其時,我個袋入面有個Gas爐,雖衰冇帶 Gas過黎釣點,唔係都可 以生個火頂得兩野丫。同在場釣友閒聊之間,我呻左幾句,突然間身邊既Tigerman 話佢身上有Gas 播,於是我地就即刻開個Gas爐黎取暖。雖然個爐唔係好暖,但係心 靈上總算有囍w慰。過左一陣,Tigerman同Rayrol唔知鶱銕釤咱玫X罐咖啡出黎擺上 個爐頂煮熱咖啡。


廟前既乾柴、烈火
又過左一陣,風勢好似又勁左,雖然唔知氣溫有冇進一步下調,但係肯定個個都 比起先前又失左唔小體溫,所以變得越黎越凍。可能有羉穭肣曭儒琣a點解叫 "電波 釣友",電波一詞其實取自前幾年香港播出既 "電波少年" 一個電視節目。節目入面 依騰同超人兩位電波少年經常都要埽鞳B啋o站,呢種唔衰姥什I既埽騢諯咱縞艘N 係我地經常掛鰫C邊既 "電波 feel",而電波釣友既電波一詞,都係咁引申過黎咖咋! 我都有好耐未試過咁有電波 feel喇!

越接近黎明果陣就越凍,當時真係想講句黎明請你不要來,不過唔知在場既釣友 有冇Leon既fans鰜蛂A所以安全起見最終都冇講出黎。諗深一層,只要見到黎明之後 就會冇咁凍,於是我心入面又學黎明既fans咁哎 : "Leon~Leon~我地支持你" ~ 如是 這哎左一陣,哎下哎下唔知點降哎左"Leon~Leon~我地支持你.......唔住",男人最凍 、男人最凍唔知算唔算這種。


火呀!
信主得救? 信主係咪真係得救我唔敢去討論,但係我可以好肯定咁同大家講 : "信網主一定冇得救"。好彩當時在場幾位釣友都同我一樣唔信網主,所以黫搨嶈J時 我地終於有救。在場既 De'Edd 唔知鶱銕蚽Z到個鐵桶仔返黎,佢再走去山邊執左一 埋枯枝、憑我地平時鰤Q論區扇風點火既功力,唔使幾耐,乾柴、烈火既情境就出現 左鶻q旁。好彩當時冇咩滂沱大雨、冇咩雷電交加、雖然風大,但係總算冇將附近既 小花吹落地,總算謝天謝地。就係咁,幾位釣友就渡過左一個發生鶻q前既一個乾柴 、烈火既黎明。

到到差唔多朝早五點半,個天開始光,我地遠處望到碼頭總部既磯釣釣友已經準備 好出發,希望佢地好似上年既蒲苔之旅一樣,釣多幾條大魚啦! 氣溫都開始止跌回升, 我又係時間再接再勵,再次出動釣番個早水,睇下有冇齯j魚岩岩埥蘉菑U濛下唔覺意 比我釣到先! 其他在場既釣友亦先後出動,作最後既努力,希望打破 電波出礁、十出九蕉 既 宿命!

早水果然係早水,在場既釣友投出去無耐之後,就............

(待續)


  | 上一頁 |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