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ontent/Inhalt
首頁 arrow 釣遊 arrow 外礁釣遊 arrow 首度出礁;無忘食蕉

誰在線上

線上沒有任何訪客

線上人數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首度出礁;無忘食蕉 列印 E-mail
作者 拉丹   
2000/05/01, 星期一
首 度 出 礁 ; 無 忘 食 蕉
日 期 : 五 月 七 日        釣 點 : 擔 桿
( By Le' Dan @ May 2000)
第 一 個 位 只 可 容 納 2-3 位 釣 友 小 豐 師 傅 正 在 研 究 釣 組
第 二 個 位 釣 點 左 邊 風 貌第 二 個 位 釣 點 右 邊風 貌
女 魚 神 首 度 出 礁 即 有 斬 獲 26L 冰 箱 都 係 岩 岩 好 咋!

晨早四點天都未光,我個鬧鐘就度嘈住晒。我一手啪落去個鬧鐘度,然後眼曚曚咁睇睇個鬧鐘。唔係丫嘛,邊個咁大整蠱丫? 將個鬧鐘較到四點響 ? 阻住晒我同阿周生 (周公) 吹水。 於是我又繼續 Zzz..ZZZz.. 唔使兩秒之後,我成個彈起,我終於記得個鬧鐘原來係我自己較既,因為我約左幾個釣友出礁釣魚。

梳洗一番後,我起我地D釣具,鬼鬼鼠鼠咁出門。落到屋企樓下,地方雖然好熟,但係好似好陌生,周圍既舖頭都未開門,條街又小左好多人。我好多年都未試過咁倒塌早起身勒。一路行一路睇身邊既事物,真係同平時好唔同。冇耐之後終於行到去巴士站,坐車去上船既地點 --- 鯉景灣碼頭。

雖然我地約左五點鐘去到碼頭,但我四點撘九已經去到碼頭,同船既其他釣友都己經到晒。同船既釣友一共有十個人包括阿聰、小豐師傅、爹力、速攻、速攻男、女性朋友各一、鬍鬚哥哥仔、女魚神姐姐同埋另外一位不知明釣友。

小豐師傅、爹力、女魚神姐姐同我都係第一次出礁,所好好多野都覺得好新鮮。未出發之前,我地先碼頭分贓,由幕後攪手將釣餌、誘餌等分比我地。跟住我地就開始變身,將救生衣,Pat 塾,釘鞋通通著晒上身,以減少負磅同埋騰出地方擺野。

攪掂晒之後我地就合作搬野上船。由於我係第一次出礁,當時想幫手都唔知有咩野可以幫倒,又怕阻住佢地,所以唯一可以幫既就係側邊同佢地打氣。當所有人同所有野上晒船之後,(5:10am)船長哥哥終於開船出發去擔桿喇! 出礁既船除左船長哥哥之外,可以分兩排坐十個人,我同小豐師傅佢地坐左頭一排。平時岸邊釣魚見出礁船見得多,自己坐上去都係第一次,都有D新鮮感咖 !

港內我覺得架船冇的想像中咁快,不過當出左港內之後,架船既速度開始加快,越黎接近我想像中既速度。而轉彎既時候,架船好似就反就反,都有 D 緊張。當時仲未天光,周圍乜都睇唔到,而架船又開得咁快,不其然令我諗番起 99年初的出礁船以外。如果船長哥哥一個唔小心就 ....大吉利事 ! 不過架船片多幾個彎之後,而個天又開始光,我開始對船長哥哥有信心,開始有心情欣賞兩邊既風景。

船上面,釣友講番之前一日出礁釣爆紅尾東,臨走果陣又有一磯煙仔虎游埋黎 .....乜乜物物。聽到我流晒口水,希望可以快去到目的地釣番幾條 free 下!

到左朝早六點鐘,我地終於到左擔桿一帶水域,而開始分成三隊登岸。搵到有利位置之後,第一隊上礁既係速攻三人組。佢地上左岸之後,其他釣友都幫手將佢地既釣具搬上船,而小豐師傅、爹力同我都有幫手坐定定同佢地打氣。攪掂晒之後,架船又出發去第二個釣點。

第二隊上礁既係鬍鬚哥哥、女魚神姐姐同埋不知明釣友。因為船上既人買少見少,所以今次我都有幫拖遞下野,而小豐佢地又繼續背後支持我地,默默咁同我地打氣。攪掂埋佢地之後,仲唔倫到我地上礁。

由阿聰既帶領,我地去左一個礁位。今次小豐同爹力唔可以再同我地打氣而唔郁手勒! 佢地終於都要幫手遞下野,因為船上只係淨番我地幾丁友嘛! 上船既時侯非常之風平浪靜,完全冇危險既情況之下我地搬晒搬晒 D人同埋 D野上礁,而架船就慢慢咁離開。唷! 上礁之嘛! 使乜驚呀?! 平時聽釣友講話上礁落礁好危險,原來上礁咁碎料,一 D 難度都冇!

我地開始合力將所有物資搬上較高既位置。幾分鐘之後我地終於搬晒 D 野上左高小小既地方。突然間聽到一聽響,咩事呢 ?? 我望番去我地正話上船擺野既地方已被無數個大浪 "擒" 到濕晒。好彩走得快,唔係一定所有人都會濕晒身或者沖走部份釣具。原來欺山莫欺水呢句野都唔係冇道理咖播!

我地開始同圍睇位,之後再將所有野搬去釣點。攪掂晒之後,我地就開誘餌。我都有幫手將D 南極蝦插碎,之後加入誘餌粉。我想用鐵沙掌去攪云誘餌果陣比阿聰制止左。阿聰佢教左我地一個由汪奴哥教授既攪云誘餌方法,睇到我地拍爛手掌。方法係加晒所有野之後,拉埋誘餌袋條拉,然後用巴黎鐵塔倒轉再倒轉既方法,唔停咁轉動個誘餌袋。唔好誘餌袋入面D 誘餌丫,連我都睇到眼花,入面 D誘餌點會唔云呢! 打開誘餌袋之後,果然真係撈得幾云,呢個方法真係唔錯,值得一試。開完誘餌之後,我地就紛紛開竿作戰。

果度地方雖然大,不過釣位並唔多。我地四個企一個要 Sir 先落到去既四級釣位。唔使兩分鐘,爹力已經有魚餌。佢一抽,中喇~ 中喇 ~! 唔使幾耐,一條6-8兩既幽面就上左水。我同小豐師傅心諗,呢鋪仲唔發達,個海咁多魚,今日一定會有好好既收獲。死啦,個冰箱會唔會唔夠攪擺呢? 咁多魚陣間 走咪好辛苦!

我都未發完白日夢,爹力已經一手擘番條魚落水。爹力擘左條魚去腳邊,即刻比阿聰炸刑。因為阿聰怕嚇走附近既魚。而我就笑晒口咁同佢講 :『你可能將我地全日唯一一條魚放生播 哈~~哈~~! 』。果陣我仲未知原來我真係咁衰多口! 哎~~~

由於個位唔係可以容納四個人同時作釣,阿爹力中魚之後幾分鐘,我同阿聰就轉左第二個位試下。釣左十幾分鐘,一下魚訊都冇,真係激鬼死! 之後我同阿聰又返去上船既位置試下。 上船既位置試都有魚訊,不過全部都係魚毛仔,有泥,哨牙妹, ... 一 D 大魚訊都冇。

因已約好船家十一點轉位,到左十點幾我就返去同小豐師傅匯合。小豐師傅同爹力都冇乜料到,只有數條魚毛仔! 果然較早時既幽面,就係上晝既最佳釣獲! 由於距離轉位既時間越黎越近,我就先休息一陣同醫下個肚先。阿聰佢左個Gas 爐同一個煲仔出黎煲水。杯麵就食得多,外礁食杯麵我就真係未試過 ! 原來外礁既杯麵比屋企既杯麵係完全唔同口味! 太正喇!

食完杯麵之後,我趁仲有小小時間,就開左支投竿出黎試下外礁打沉底。投出去魚訊係有,不過以竿頭既魚訊睇黎都係只要魚毛仔,一抽竿果陣仲 kick 埋石添,激鬼死我。於是就唯有執埋 D 野等轉位。

開始執野冇耐,我地就見到船長哥哥架船對出海面出現。唔使丫嘛,都未夠鐘喎,咁快出現既?? 我地加快速度執野同埋將釣具搬番晒去上船既地方準備上船。

好辛苦先至將D野搬番晒去上船既地方,特別係個 26L 冰箱, 手真係好甘。好彩我地冇人中粗野咋,唔係仲大鑊 D丫! 真係好彩! 哈~哈~~! 我再望番朝早上船果個位,唔係丫嘛! 咁大浪既?? 點樣上船丫? 乜唔係『唷! 上礁之嘛! 使乜驚呀?!』咖咩? 點算呢? 原來船長哥哥話岩岩轉左風,下晝會吹六至七級風,所以佢都提早黎接番我地。

但係咁既環境點樣上船呢? 冇計咖喎! 唔通唔走咩? 我地將D釣具、冰箱、誘餌袋咁全部搬底小小,咁岩一個大浪打埋黎,於是我地連人帶釣具都濕得七七八八。但係我地仲未上船,除左阿聰之外我地三個都冇出礁既經驗,更加未試過咁既環境上船。阿聰佢就第一時間跳上船,而我地就實D釣具唔好比水沖走。有一下大浪機乎沖走兩個誘餌袋,當時好彩我手持26L冰箱,我一野擲落去,兩個誘餌袋當堂郁都唔郁得。梗啦! 就算係我比個咁重既冰箱擲住我都唔郁得啦!

趁D浪細D,阿聰就叫爹力快D跳埋上船,爹力就睇準機會,飛左上船。淨底我同小豐師傅岸邊唔知點算好。架船一路岸邊飄出飄入,一接近岸邊我就將釣具拋比船上既阿聰,再由阿聰遞比爹力擺放。

拋得幾件野架船又飄左出去,又要等下一個機會。忽然之間又一個大浪打埋黎,我同小豐師傅第一時間實D釣具,唔好比水沖走。小豐師傅見有個誘餌袋機乎比水沖走,佢一手都唔比咁捉住佢,不過由於沖力太大,加上小豐師傅的標準身材,為左安全起見,小豐師傅就放手,否則佢就會 PK 。於是一個藍色"阿里媽叉"誘餌袋就岸邊飄黎飄去!

以! 個誘餌袋咪係我既!? 大鑊勒! 點算呢?? 當時阿聰叫我地先拋晒D野先,陣間先諗辨法執番! 哎呀我對鞋誘餌袋入面咖喎,唔通要著住釘鞋返屋企? 但係當時既情況,都係拿拿林搬晒D野上船先。小豐師傅一件一件咁遞比我,而我就一件一件咁拋比阿聰。我地拋得幾拋同埋架船又拋得幾拋之後,所有釣具拋晒上船,於是我同小豐師傅就趁機跳埋上船。上左船之後,終於定一定神。

係喎! 我個沖走左既誘餌袋呢?! 雖然個誘餌袋我地既眼前,但係因為個位太淺水架船埋唔到去執,而且為其他釣點既另外兩隊釣友著想,架船就開始駛離案發現場。最終個誘餌袋就報銷了! 當時我好無奈,我就望住船上既釣具輕歎。唔望由自可,一望我居然見到一個藍色"阿里媽叉"誘餌袋船上。

唔係丫嘛? 日光日白都咁猛? 點會返左上船咖呢? 於是阿聰幫我打開一睇,個誘餌袋真係我咖播! 咁~~~ 正話沖走左個係邊個咖呢? 原來沖走左個係小豐既,入面只有爹力既引餌。失而服得既感覺真係正! 不過我都忍住唔咁開心,加上冇幸災樂禍! 唔係分分鐘比人推左落海都唔知咩事!

小豐師傅雖然唔見左個誘餌袋,但係年中小豐師傅都跌唔少野落海,呢次只係損失一個小小誘餌袋,相對黎講,只係冰山一角,所以佢處之泰然,不愧為一代宗師。而爹力既誘餌全部冇晒,顯得有 D 唔高興。小豐師傅同我都有安慰佢。但係爹力話小豐師傅損失既只係一個誘餌袋,而佢誘餌既價值仲貴過個袋。於是我就安慰佢:『D誘餌遲早都係打落海咖啦! 依家只不過係打早左小小之嘛! 陣間D誘餌 Share 黎用咪得囉』。

過左一陣,架船開到鬍鬚哥哥個位,佢地都仲未執野,因為佢地唔想轉位,但係因風勢轉強關係,為安全起見一定要轉去另外一D背風位,所以阿聰好鬼大聲咁通知佢地。咪住! 點解佢地唔想轉位呢? 唔通..... 果然不出我所料,佢地中左條粗野。離遠佢地舉高比我地睇,嘩! 一條二斤幾三斤既雜衣出現我地眼入面。條魚係由第一次出礁而冇乜釣魚經驗既女魚神姐姐中咖! 真係唔公平,佢又係第一次,我地幾個又係第一次。但係點解咁唔公平呢?!

據聞女魚神姐姐諗住收絲睇下舊餌食左未之際,覺得好似 kick 左石。佢於是收左兩手魚絲,發覺有D唔對路,點解舊石識郁既? 果陣佢支竿彎晒,於是鬍鬚哥哥同不知名釣友就走上去搶左佢支竿玩,最後將佢撈上水。除左果條魚之外,仲有幾條手板幽面。

其實唔單只魚獲唔公平,連上礁個位都好唔公平。佢地易上易落,而我地就易上難落呢? 當佢地上晒船之後,我地就去接埋速攻佢地。

速攻一組既代表作只有一條十兩火點,但係佢地就泥大咬,速攻個人都起左八九十條。都係咁唔公平,唔計釣鑊,佢地既釣點都係易上易落,完全唔使濕身。

我地三組人都分別轉左去一D背風位。轉位之後,因為個位可以玩到手竿,我就開左支手竿玩。雖然都有兩次似樣 D 既魚訊,不過兩次都抽唔中,只有怪自己技術唔夠。釣左幾粒鐘都係得一條哨牙妹一大條,其他三位釣友就玩磯釣,分別係小豐師傅中既幽面、阿聰既外礁石狗同埋爹力既擔杆狗棍。人人都有一條魚,唔使白果。回程上船既時候,果陣水退,要跳落船,好彩我平時東廊底訓練有素,跳船真係難唔到我。

可能係天氣既同背風釣位一般都係小魚D 既關係,下晝轉位之後另外兩組釣友都同我地一樣,都係全部蕉晒。

下晝三點幾,所有釣友都上晒船,我地就開始回程。回程既時侯,電波隊朝早一樣都係坐前排,不過因為風浪比朝早黎果陣大左好多,所以架船高時速行駛既時候,不停有浪花濺入架船度,前排既電波釣友個個做晒浪花之友。最初只係偶然一兩次,跟住係每分鐘三次,每次每人比五六十滴浪花打埋身,情況簡直同落雨冇帶雨傘一樣。初時都用會搵野擋一擋,到後期個身已經比浪花打到全部濕晒,我地索性唔理佢,反正全身已經濕晒。而當中有幾下更加好似去左海洋公圍水上樂園。

經過差唔多五十分鐘既船程,我地終於返到鯉景灣碼頭。雖然今次第一次出礁冇乜料到,但係我已習慣左蕉,加上之前都冇咩特別既期望。小豐師傅同我都認為淨係玩左成粒鐘激流旅程都已經值回票價了!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