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ontent/Inhalt
首頁 arrow 釣遊 arrow 艇釣釣遊 arrow 三杯酒艦釣團

誰在線上

線上沒有任何訪客

線上人數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三杯酒艦釣團 列印 E-mail
作者 拉丹   
2000/11/05, 星期日
left
《三杯酒艦釣團》
活 動 日 期 :2000 年 11 月 5 日 (9:00am - 5:30pm )
活 動 成 員 :Jorden、De'Edd、水籠標、青蛙、Le'Dan & 半路撞到既叉燒。
活 動 釣 點 :三杯酒一帶水域
前 往 目 的 :因 為 Le'Dan 星 期 六 晚 要 去 飲 出 席 唔 到 二 十 擊 ,加 上 Le'Dan 好 耐 冇 釣 魚 手 痕 都 死 , 所 以 佢 星 期 六 朝 早 就 聯 絡 各 方 好 友 星 期 日 攪 偷 釣 。

活 動 概 況 :

by Jordan @ Nov 2000
在波平如鏡的泥涌附近海面,我與la'dan共乘一架艇,兩人均沉浸在釣與解的忙碌中,未能享受到 如畫般的景色,但魚獲確不少,兩人共約六斤。重拾澳洲 feel!

by Le'Dan @ Nov 2000
星期日朝早7:30am,我約左 Jorden、De'Edd同埋青蛙銅鑼灣某百貨公司出面既巴士站集合,一齊坐680號巴士去馬鞍山某茶餐廳匯合水籠標同佢個朋友。

大約 8:45am,我地一行四人已經到左馬鞍山。由於到達既時間比預期遲左小小,我地怕D兩匹雞比人租晒,所以就連早餐都唔食拿拿淋走去魚具店買餌。我地就Call埋阿水籠標同佢朋友過黎join我地。

正當我地釣鋪買蟲之時,我就見到水籠標同一位珠如玉潤既女子門口雙雙出現。唔係丫嘛? 莫非水籠標失蹤左咁耐就因為.......,水籠標唔會咁睇唔開丫話?! 好彩我估錯左,原來位珠如玉潤既女子只係路人甲咁岩門口經過咋! 而水籠標既朋友就放左飛機。

我地買完餌之後,即刻走去買外賣早餐,再飛奔去租船既地方。行左十幾分鐘之後,終於到左租船既地方。我地租左三艘兩匹艦,Jorden同我坐一只,青蛙就同Eddie坐一隻,而水籠標就一條冷坐一只。

由於兩匹艦既速度唔高,所以船既人唔使牌。船上除左有一桶油之外,仲有兩件救生衣同埋一個滅火筒,相信個滅火筒係用黎救萬一船尾機無啦啦著既火。救生衣就話,個滅火筒我就好似多餘左小小播!

為左爭取時間,我地攪完D手續之後就即刻出發開船去三杯酒一帶。因為兩匹雞既速度極之慢,由馬鞍山去三杯酒都要成30-45分鐘既時間。當日途經烏溪沙、泥涌一帶風平浪靜,就算唔呔都唔會偏離航道,所以我地就艦上面食早餐、綁釣組,爭取去到即刻第一時間進攻。去到半路中途,我見到岸邊碼頭上有幾個人向我地揮手,唔通係電波fans?? 我地就禮貌地同番佢地揮手。過左成分鐘之後,碼頭上面既人仲同我地揮手呢? 點解呢? 唔通佢地想魚神Jorden既人拓加簽名? 我再望望水籠標,佢已經將只艦駛埋去碼頭,於是我同青蛙由跟住駛埋去碼頭睇睇係邊個。

差唔多埋到去,發現岸上面既係我地電波幾個自己友,叉燒、某某、Wilson、阿屈........。原來佢地之前晚去左附近既地方通頂筏釣。吹左一陣水之後,叉燒唔知點解比阿水籠標捉埋上船以減低成本。而雖然我隻艦仲有油,不過既然停低左就順手加埋油先再出發。

攪完一輪之後,我地三艘艦六個人就再向三杯酒出發。過多十幾分鐘之後,我地終於到左釣點。因為釣點冇乜流,所以魚神就開動筏竿配以小直絞艦上面投釣。據我地對經驗,度D魚要放流黎釣先可以有大D機會中魚,可能D魚見到船底唔敢食! 魚神果然係魚神,唔使幾耐就有幾條手板細小小既連米上釣。而我當時就開我支曾經紅極一時既筏竿 "望爛海"作釣,我初時以為係冇乜水流,個釣組唔可以離開船底既陰影而冇料到。我再望望其他艦,我見阿標、青蛙、Eddie都紛紛中魚,冇理由咖播! 我真係好唔据!

我於是開多一支殺氣極重既平價筏仔作釣,估唔到一落去就有魚食,而且一連上左幾條沙鑽、連米、仔,而支 "望爛海"就依然郁都唔郁。平時用"望爛海"都好地地,點解當日會郁都唔郁。經過我細心既分析,發現釣唔到魚既原因係因為我用緊"望爛海",而舊叉燒又在場,所以就比佢邪住攪到蕉氣勃勃。古代有一個古老傳說,據聞叉燒用過咩釣具種釣具都一定釣唔到魚,所以每當釣友知道佢用咩釣具都會即刻將同牌子既釣友作恐慌性拋售。

過左一陣,舊叉燒終於開艦駛到老遠。同一時間,魚神睇過我支"望爛海"既釣組之後話可能粒鉛輕得濟,於是我換左粒重小小既鉛之後情況就有明顯改善。雖然魚神既說話好可信,但係我始終認為係舊叉燒附近所以嚴重影響釣獲,嘿~嘿~!

我地三隻艦既釣友都紛紛不停上魚,主要都係手板或以下既連米、沙鑽、黑沙,而且仲有好多唔受歡迎既鼠函魚。而較小既魚就三兩指既泥仔兩條,我更機乎釣得一條20cm級雞泡一大條,好彩差唔多上水陣比佢咬斷絲走左。總結全日密口非常,極有 "澳洲feel"。而全日最騎哩既釣獲又係我釣得,我居然釣到一罐裝滿水既電波指定飲品"哥啦"一罐。 清潔釣場係我地電波極力提倡既宗旨之一,除左我釣左一罐哥啦上黎之外,水籠標更與叉燒合力,扯左一堂爛簾上水。



釣到差唔多五點,買去既餌都釣得七七八八,於是我地就開始疏散。回程時,青蛙同 De'Edd 隻艦個 Engine有問題,遠遠墮後、時死時行,所以攪到平時滿口流利語言既青蛙比平時更加流利,不停向各方問候問候。

沿途既景色真係唔錯,學阿De'Edd話齋,唔單只有 澳洲 feel,回程時迎風追趕晚霞,欣賞一下泥涌,烏溪沙一帶將近入黑的景色,的確令人忘我。雖然艇尾頻頻傳來三字經,佢都有忘我感覺,因為風景實在太靚。

不久,一伙人返到碼頭仔找數之後就完成左一日釣旅之行。

備註:
租船地點 - 馬鞍山
由於可供出租既兩匹小艇唔多,所以出發前先必須預約。不過有釣友曾經試過出發之前一日 Book左,但係去到都比租艇佬放飛機,租晒D船比人而冇得釣。收費 HK$220/日 (連油),出發前要先付按金,我地三艘艦就比左一張金牛作抵押。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