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ontent/Inhalt
首頁 arrow 釣遊 arrow 岸釣釣遊 arrow 蒲台電波! 大滾魷

誰在線上

線上沒有任何訪客

線上人數

蒲台電波! 大滾魷 列印 E-mail
作者 電波釣魚網   
1999/03/23, 星期二
我 地 決 定 左 下 一 擊 活 動 去 邊 喇 , 時 間係 3 月 13 日 星 期 六 晚 到 星 期 日 朝 .   由 於 我 地 曾 經應 承 過 阿 籮 話 等 佢 考 完 試 先 攪 第 六 擊, 所 以 我 地 依 家 攪 黎攪 去  都 係 攪  5.X 擊.  鑒 於 今 次 電 波 之 旅 非 列入 " 擊" 類 活 動 不 可 ,  故 此 我 地 率 先 推 出 第 七 擊!  



      活動名稱: 第七擊 : 蒲台電波! 大滾魷 
      大會日期: 三月十三日 (星期六) ~ 三月十四 (星期日) 
      大會釣點: 香港水域之最南點,蒲台島 
      集合地點: 未定 
      集合時間: 未定 
      參加人數: 不限(最少有魚神) 
      大會釣法: 投、磯、手絲、重磯、徒手、毛、假餌…… 
      大會費用: 全免(一切車馬費自備) 
      負責人員: 冇一個負得責o既負責人 
      大會目標: 大尾魷 
      帶備物品: 大量衣物(可能好凍)大光燈,食水, 
      食物,魚餌, 長短杆不限 ,  當然仲有要帶錢喇! 

 

人齊! 去吧!  電波大滾魷!
 企位左起 :  標叔叔, 了神, 小柏柏, 風師兄, "謬"位左起 : 威哥仔, 租兒, 丹尼, 魚神 Jorden, 查理斯 
嗚謝: 路人乙幫我地o查相機 
 蒲台電波!
大滾魷
釣友向賊船進發 !
原本o係電話講好價話四十蚊包來回, 現賊船老屈價四十蚊單程 ! 
賊船近照
下次記得問清楚先好上船丫! 
賊船留影
 由於電波釣友仲未知道上o左賊船, 果陣仲好開心!   左起 :  標叔叔, 租兒, 丹尼, 了神, 小柏柏, 風師兄, 查理斯, 魚神 
到達蒲台島碼頭
電波釣友就係o係呢個碼頭食風.  果晚釣友受盡風吹雨打, 天氣嚴寒, 好鬼惡頂 ! 
了神中磯毒日深 !
中條魚仔都瓜瓜叫, 又要搵人幫手, 又又要罹撈磯 !真係比佢激死丫!
大咬呀!
既然 D 魚唔大咬, 就等電波釣友大咬啦!
大尾魷, 你在何方??
用 12V 水電駁住汽車車頭燈射落海, 以吸引大尾魷游近 ! 照 o左成晚都冇料到, 激鬼死呀! 
丹尼正在綁釣組
丹尼正在綁釣組試下打沉底睇下有冇景有景!  不過係逆景, 咬都唔咬下! 
巴別喬!
 巴別喬! 電波釣友再次大咬! 
巴別喬!
 巴別喬! 最衰部份燒烤食物比狗撻o左! 
巴別喬!
丹尼都冇眼睇丫!  一於咪埋眼巴別喬!  左上角o既小柏柏又做乜o呢? 
巴別喬!
食完o野小不免吹下水.你睇o左手邊租兒件風褸幾有型?  似唔似畢業 look 呢?
我地幾時多o左個印巴籍電波釣友呢?
 我地幾時多o左個印巴籍電波釣友呢? 因為好鬼凍, 租兒加多件褸, 個 Look 幾似 "巴基冷"人仕 !
不能移釣組
第二朝各釣友開始玩 "X X 釣組" 換上同 J (1:1)  字一樣 Size o既魚勾, 改釣魚毛.
丹尼拒絕玩 不能移釣組
丹尼冇玩 "X X 釣組", 雖然好鬼大風, 但仍堅持投釣.  結果丹尼再次勇奪白果獎
不能移釣組 殺哂
各釣友玩 "X X 釣組", 好鬼密口,  釣o左唔小魚仔返屋企養, 唔靚同埋大條小小o既魚毛, 全部都要放生! 
唔玩 不能移釣組 o既下場
 丹尼冇玩 "X X 釣組", 堅持投釣, 但係又坐o係度訓覺, 郁都唔郁! 
所以丹尼勇奪 "白果獎", 唔係浪得噓名咖, 佢有一定o既實力 ! 
聖士提反碼頭邊發現大尾魷!
聖士提反碼頭邊發現大尾魷! 風師兄唔覺意發現o左一條手板 Size o既 大尾魷,各人即刻開竿取姣婆蝦再戰大尾魷, 可惜都比佢走o左! 
.


 

<<<< 電波大滾魷-- 序幕篇 >>>>
今次"大滾魷"行動, 可能通常女釣友都不喜歡"大滾友", 
故出席今次 "大滾魷" 既行動清一色都係男仕 (麻luck佬). 
包括有 Jorden, Wai_Wai, Pakto, Wind, Biu, Joey, Wilson, 
Charles 同埋Danny
.
.
<<<< 電波大滾魷-- 集合篇 SAT 14:00 >>>>
各做細o既電波釣友都享應總部既呼籲, 各人都 (冇乜幾何)
比約定時間提早到達. 之後部份釣友留守集合地點, 其他釣
友則分頭行事, 四出購置糧草以及"爸別橋"食/用品. 差唔多
買齊野o既時候, 丹尼o既手電亦響起... .. 原來手電中人係......... 
 

<<<< 電波大滾魷 -- 魚神篇 SAT 14:20 >>>> 
原來佢係..... 名滿港,九,新界,離島, 譽滿東南亞, 釣魚釣 
到有澳洲 feel 既太古之父, 魚神 Jorden. 
丹尼品神(品報魚神)說 : "魚神呵! 所有人都到響應你既 
號召. 攪掂哂等你咋!, 你o係邊呀?" 魚神就好鬼淡定咁 
話: "車! 我都到o左哨箕灣啦! " 果句野都未講完, 各釣 
友已向魚神揮手! 魚神終於出現左, 亦引來不小路人圍觀 
魚神的風采! 
 

<<<< 電波大滾魷 -- 路人乙 SAT 14:25 >>>> 
人齊小不了映番張相先! 咁岩有個路人咁(唔)好彩經過, 
於是比我地就誠邀(老屈)佢同我地一齊映影, 不過今次 
就幫我地o查機先. (鳴謝: 唔該哂! 路人乙) 
 

<<<< 電波大滾魷 -- 巴士改班次 I SAT 14:35 >>>>
於是我地一行九男男, 出發前往往赤柱既巴士站. 當到 
達巴士站後... 發現往赤柱巴士o既行車時間岩岩o係 
3月10日更改 ..... 點算呢? 船家會唔會唔等我地呢? 
 

<<<< 電波大滾魷 -- 巴士改班次 II  SAT 14:40 >>>>
啊~~~! 睇真D, 原來發現行車時間由原先每30分鐘 
一班 改為20分鐘一班. 都冇咁驚! 
驚得兩驚, 我地都見倒架巴士黎左喇. 於是我地就一齊 
合力搬D 野上車. 而最甘既就係小柏柏個 friend既水電 
一大舊, 同埋威哥仔既 "回鄉之寶" --- 手拉車乙部. 
雖然話上左巴士o者, 但係一日未見到船家, 我地都驚佢會放 
我地飛機, 或者唔等我地, 去錯地方....等等. 總之就心絮 
不靈,仍住有D野會發生..... 結果 ...... 不出我所料...
 

<<<< 電波大滾魷 -- 老屈篇 SAT 15:30 >>>> 
(由於有影射成份, 我地用(起記)來代表接載我地去浦台既 
船家. 我地唔方便將佢既真實姓名公開,以免影響佢搵食.) 

我地電波釣友準時到達與船家(起記)約定上船地點---赤柱. 
唔使講我地梗係好合作咁拿拿心聲搬哂D 架生上船啦! 上 
船後小不免大家一齊吹吹風兼吹吹水啦! 

吹得咁上下(起記)條友叫我地比船費, 每人四草野. 我地 
就話 : "回程先比啦! 你話四草野包來回咖嘛 !" 
(起記)條友一味老點, 當時佢就變面咁話: "我尋日話四十 
蚊淨係去程之嘛. 依家冇辦法咖喇! 你地都上左船咖駱! " 
於是我地廢事同佢曹! 每人好唔"鋸" 咁每人比佢四草野佢. 
不過我地六個電波人o係之前果晚明明聽得好清楚(起記) 
話四草野來回. 

(P.S. 各位以後要小心, 最好錄音, 或者叫船家一齊上律師 
樓簽好合同之後先好上船!) 
 

<<<< 電波大滾魷-- 開檔篇 SAT 1600 >>>>
到達蒲台碼頭之後, 風勢好鬼犀利! 吹到個個咀都歪埋! 
安置好我地D行李之後, 我地即刻第一時間搵靚位. 我指既並 
唔係搵靚釣點, 而係搵個可以避風既靚位, 等夜晚可以閃埋 
休息.唔使好似第四擊咁凍到入心入肺丫嘛! 

之後, 我地即刻第一時間開工. 由於時間尚早, 未有耐到做 
"大滾魷"時候, 故魚神見議先以其他方式熱身先. 此時, 天 
亦開始降下毛毛細雨., 但風勢未見轉弱. 故此我地玩住投釣 
先. 

丹尼o係佢竿袋裡面取出一條得長尼龍繩, 將碼頭上的三支石柱 
綁好, 意慾訪較第四者擊時的迫震竿架. (遲D有相睇) 

不過果陣D 風仲唔停, 吹阿吹.. 吹阿吹.. 攪到支支竿個竿頭 
都亂飛, 跟本就有冇魚咬都唔知. 不其然, 我一見到風就好想 
"踏"? 最後因為風師兄個名有個"風"字, 一於比我照"踏". 
 

<<<< 電波大滾魷 --老粒篇 I SAT 17:00 >>>> 
如事者, 攪左好一陣子, 標叔叔同丹尼走出碼頭探路, 睇下 
有冇地方可以比我地夜晚閃埋"巴別喬" 兼可避風避雨. 
呵~~呵~~呵~~! 我地雖然搵唔到破廟, 但係比我地搵到一個 
區域市政局興建o既避雨亭. 於是標叔叔同丹尼就折返碼頭. 
我地途經一間破屋, 見裡面有幾張木椅, 標叔叔同丹尼就一 
人老粒o左一張返碼頭. 一路坐o係張椅度, 一路釣魚, 好鬼 
過隱, 唔使企成晚, 爽! 返回碼頭大本營不久, 小柏柏, 風 
師兄同標叔叔又再出去找新釣點. 可能亦因此種下了 "老粒 
篇 II" 之禍根! 

唔好諗住我地電波釣友又撻人野, 今次我地係受害者黎咖! 
當 "柏, 風, 標" 三位電波 old sea food 返黎大本營之際, 
佢地搵到磯位之餘, 亦打聽到島上某大酒家有價格適中o既抄 
粉麵賣. 於是我地就決定陣間一齊去幫趁下. 
 
 

<<<< 電波大滾魷 --老粒篇 II SAT 19:00 >>>>
人....釣呀釣呀!   風....吹呀吹呀!   雨....落呀落呀! 
魚....毛呀毛呀!   水....吹呀吹呀!   煙....煲呀煲呀! 
天....黑呀黑呀!   肚....餓呀餓呀! 

我地終於忍受不了抄粉麵的誘惑, 決定起行..去...食呀食呀! 
由於再冇船入來或開出, 我地除銀包跟身外, 將所有魚具魚獲 
魚乜魚物都放哂o係碼頭 ...... 點不知我地大咬完之後發現 
唔見左野! 

賴野勒! 到底, 邊個電波釣友唔見野呢? 唔見左D 乜野呢? 
有冇報警呢? 
 

<<<< 電波大滾魷 --老粒篇 III SAT 20:00 >>>> 
正當電波釣友個個食飽飽反回大本營之際. 標叔叔眼利, 首先 
發現唔見野! 其後各電波釣友亦驗查各人之物品. 最後發現 
各人都唔見o左野! 大鑊喇! 到底係邊個做咖呢?? 

唔見其他野都還可, 經點算後, 各電波釣友一共損失如下: 
雞中翼 ~ 一包 (10-15 只) 
紅腸 ~ 一包 (20-30薄片) 
雞柳 ~ 一包 (唔知) 
牛柳 ~ 一包 (唔知) 
叉燒 ~ 一包 (唔知) 

而其他物品一D都冇小到. 真係歐哂頭丫! 所有燒烤食品全部 
放係同一個膠袋入面. 如果係有小偷, 點解會偷D唔偷D呢? 
唔通係~~~~~~~ 好猛呀! ~~~ Wuuuu Wuuuuuu......! 

到那一剎那, 電波釣友既疑團尚未有人能解釋得到箇中因由! 
好邪呀! 為免引起眾人恐慌, 大家一致有共識係有意冇意之間 
將注意力集中係釣魚身上, 各人返回自己竿位. 當時氣氛一片 
緊張! 雨勢亦轉大, 且刮起強風來. 各人也不再多提失竊之 
疑團. 

突然之間, 租兒大叫...... 丹尼當時企佐o係佢附近, 即刻問 
佢有咩事. 租兒當時手足無措, 手指指住那有蓋碼頭頂角, 口 
中說出....................., 丹尼視線往租兒指著的方向掃過去, 亦令
丹尼亦大吃一驚....... 
 

<<< 電波大滾魷 --租兒出事 >>>> 
丹尼視線往租兒指著的方向掃過去, 令丹尼大吃一驚....... 
當時租兒指著碼頭角頂大叫 : "Kick 石呀!" 我應該點解決 
呢?" 丹尼心想, 為何 kick 石不是在海裡 kick, 而是Kick 
在屋簷般高度的有蓋碼頭角頂呢? 真奇怪?! 
 

<<<< 電波大滾魷 --滾魷篇 I >>>> 
過了不久, 全日高潮所在 "電波大滾魷" 搜捕行動正式開始. 
小柏柏便拿出從朋友車上拆下來暫用的車頭燈, 配以從另一 
朋友借來的廿來斤水電, 加上威威借出的電源接線; 滾滾而 
來的電源光線登時將近岸範圍照得異常光亮, 用以吸引鄰近 
的大尾魷注意及遊近! 

只可惜燈光散射角度不大理想. 機靈的電波釣友想出了把剛 
才拾回來的摺椅反側後才將汽車頭燈放上. 那角度配合得 
洽度好處! 

那燈光照明設備預設好後, 風師兄亦開始將他釣大尾魷的秘技 
以及"姣婆蝦"釣組的綁法, 一一傳受給其他電波釣友. 

當時各釣友大多暫時放棄投釣, 而改用"姣婆蝦"以追擊大尾魷. 
轉遜間, 海面已有著六七只"姣婆蝦"在不停仿動. 忽左忽右, 
忽前忽後,遊來遊去, 好不熱鬧 ! 各釣友試圖以"姣婆蝦" 之美色, 色誘
沐浴在大海(簡稱浴海)中的大尾魷. 大家都小心 
翼翼, 打醒十二分精神; 等待著那高潮一刻的來臨. 

當時一眾釣友各忙各的, 忽聞Joey 又驚又喜的再次高呼, 各人 
的視線再轉向他處. Joey 透露, 他的 "姣婆蝦" 懷疑遭大尾 
魷物體惡 性侵犯. 起初他意為 kick 石. 及後 Joey 舉竿上 
揚始發覺並非 kick 石, 而水中物亦有傳來兩下掙扎......... 
Joey 立即收下收下, 幸得風師兄側在旁指導兼教路, 否則 
........ 
 

<<<< 電波大滾魷 -- 滾魷篇 I I>>>> 
Joey 立即收下收下, 幸得風師兄在旁指導兼教路, 否則...........
情況可能更遭. 只可惜那大尾魷最後亦捨 "姣婆蝦"而去. 

雖則話 Joey 未能將那大尾魷手到拿來, 但此舉亦証明了 
我們用"姣婆蝦"的方法沒錯. 更重要的, 就是得知釣場中 
有電波釣友是次活動的對象魚 ------大尾魷! 

各釣友更加努力將那"姣婆蝦" 於水中呼之則來, 揮之則去. 
務求成為首名釣得大尾魷的快槍手! 氣氛登時變得凝重起 
來! 到底第一條大尾魷係邊個上咖呢? 

當大家仍在努力之際, 眾人忽聞一聲異響從魚神那邊廂傳 
過來! 眾釣友的目光, 全都轉投向魚神那邊. Jorden 不愧 
為太古魚神, 不愧為太古電波釣友既最高領導. 眾望回歸, 
Jorden 成為我地今次活動第一個............... 
 

<<<< 電波大滾魷 -- 滾魷篇 III>>>> 
Jorden 不愧為太古魚神, 不愧為太古電波釣友既最高領導. 
眾望回歸, Jorden 成為我地今次活動第一個...唔用風師兄 
既釣組去釣大尾魷的人. 

上回說起, 眾人忽聞一聲異響從魚神那邊廂傳過來! 各人 
向那方向望去. 赫然發現海面上浮著一個Q版紅蘿蔔. 再 
細看以及請示魚神後始得悉魚神將一個紅蘿蔔型的浮標,
配合"姣婆蝦", 用以拖大尾魷. 

當晚天氣極差, 整晚下著毛毛雨, 時細時大. 可是雨點還 
算是懂得體恤咱們了; 他不象風神般喜歡作弄我們. 由我 
們踏足蒲台碼頭的一剎那起, 風神並沒有在碼頭惰懶. 他 
不停的吹, 象向電波釣友宣戰似的. 

直到晚上十一時, 雨勢稍見好轉; 但冷風卻是停不了似的向 
我們勁吹. 因各釣友於事前已有了心理準備, 風雨不是電波 
釣友所關注的問題, 而我們所關注的就只有有沒有大尾魷. 

一路都非常平靜, 直至風師兄叫讓著 "撈磯", 我們終於上了 
第一條魷魚. 
 

<<<< 電波大滾魷 -- 滾魷篇 IV >>>>
冇錯! 我地今次"電波大滾魷"活動,獲得空前o既成功. 
雖然我地今次只有一只大魷,不過我要補充一句, 果條魷 
並非威威所講有四斤. 據我既經驗,絕對不足四斤,而正確 
既重量係爭小小就有四斤(大概爭三斤十五兩X錢). 

而早前有關魷魚大咬傳聞, 亦非噓構! 只不過係果條魷魚 
上水後,"大" 大啖 "咬" 左風師兄三野! 

我地總算有魷魚上, 可是, 那被生禽的魷魚并不是用 
"姣婆蝦"釣的, 而是用我地太古釣友其中一樣殺手簡.. 
登....登....登....登.... ,佢就係"撈磯". 鑒粗Zoom 佢 
上o黎. 因那魷魚被燈光吸引所以走近岸邊而遇害. 
 

<<<< 電波大滾魷 -- 金田一一篇 >>>>
如是這, 我們不斷努力為大尾魷而於風雨中約苦戰了 
三個小時. 直到水電用罄, 電波釣友始不得不放棄! 

因天寒地凍, 一眾釣友便走到較早前提及的避雨亭外 
燒烤. 到達避雨亭的時候, 我們在附近居然找回那 
較早時候失竊既燒烤食品. 點解o係碼頭唔見o既 
燒烤包, 會係避雨亭出面搵番格?? 

"各位, 疑團已經解開喇, 我知邊個係凶手喇." 真正既 
凶手就係一隻黑狗. 因為我檢查過那個燒烤包, 有兩 
個好明顯o既犬齒孔, 而o係我地食完抄粉麵飯反回 
碼頭之際, 有一頭惡犬鬼鬼鼠鼠咁走出碼頭. 
 

<<<< 電波大滾魷 -- 爸別喬篇 >>>> 
各人相繼到達燒烤場 (避雨亭). 標叔叔唔知o係邊度 
搵到半個垂直切開既鐵油桶, 張佢平放於避雨亭對出 
小小, 用o黎做燒烤爐. 可是帶去的燒烤網唔夠大, 於是 
阿標又出去搵左個泥孟籠返黎放係鐵油桶底. 又攪掂! 

這邊廂標叔叔, 租兒以及丹尼正忙於起爐, 那邊廂了神 
正在用佢同阿標帶黎既一模一樣款 Cookset 煲水沖茶! 
冇幾耐之後, 個炭爐著o左; 而了神同標叔叔就將一杯杯 
熱茶分給各人. 水滾茶靚, 天寒地凍就算力住都好鬼正! 

只可惜部份燒烤包失蹤o左, 唔係仲正肯定仲正. 
正所謂 "飽 暖 思 床 褥", 燒到中場丹尼已經頂唔順 
要洽陣先, 所以唔知發生咩事! Zzzz..... Z.zzzzzz... 

過o左唔知幾耐, 丹尼突然扎醒, 發現有湯飲, 飲左兩 
大碗之後丹尼又 Zzzz. Zzzz Zzzzzzzzz 所以冇野報導! 

再過o左唔知幾耐, 丹尼再突然扎醒, 發現各電波釣友已 
清理好災場. 將所有借用o既o野全部還原, 及將帶來 
o既垃圾清理好, 機乎仲乾淨過未黎之前! 

(由於丹尼到o左果陣已經唔係好清清醒, 所以之後發生 
o左D 咩事, 就交由小柏柏報導! 多謝收睇)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