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ontent/Inhalt
首頁 arrow 釣遊 arrow 內礁、磯邊釣遊 arrow Don't Pain 蕉電波餵魚團

誰在線上

線上沒有任何訪客

線上人數

Don't Pain 蕉電波餵魚團 列印 E-mail
作者 拉丹   
1999/07/24, 星期六
活 動 名稱 :Don't Pain 蕉 電 波 餵 魚 團  .
活 動 日 期 :1999 年 7月 24 - 25 日 (星期六, 日 ) .
集 合 時 間 :1999 年 7月 24 日 (星期六) 15:00
(請 準 時 出 現  隻 船 一 定 唔 等人) .
回 程 時 間 :1999 年 7月 25 日 (星期日) 17:30  .
集 合 地 點 :馬料水公眾碼頭 3:00pm
(大 學 火 車 站 對 出)
大 會 釣 點 :東 平 州 .
大 會 釣 法 :投 釣 ,磯 釣,手 絲 ............  乜 都得! .
動 費 用 :HK$100, 只包括來回船費 (HK$70) 及 24號 晚 燒烤餐 (HK$30), 不連 飲 品. .
食 品 飲 料 :除 24 號 晚 燒 烤 餐 外, 所 有 飲 品 以 及 人餌
(宵 夜, 25 號 早, 午餐, 下午茶) ,  魚 餌等,  全 部
費 用 AA 制!   食 水 最 好 有 咁 多 帶 咁 多 。
活 動 名 額 :冇 限,不 過 報名 已 經 截 止 左.
負 責 人 員 :冇 人 負 責, 自 生 自 滅
備 註 :

1) 可 以 磯 釣 , 投 釣 , 游 水 ,摸 蜆 。 
2) 自 己 帶 足 夠的 食 物 以 及 食 水 。 
3) 磯 釣 要 帶 磯 鞋 。 
4) 由 於 可 磯 釣 位 置 有 限 , 故 名 額 衹可 定 約  六 個 。 (三 個 一 組 ) 
5) 投 釣 不 限 人 數 。 
6) 請 自 行 準 備 魚具,  魚 餌 以 及 雨具。 
7) 是 次 活 動 沒 有 負 責 人, 更 沒 有 任 何保 險.  請 各 釣 友 注 意 自 身 安 全 .
8) 記 得 帶 螢 光棒 或 者 捉 番 幾 只 螢 火 蟲!
9) 唔 想 大 咬 (蚊), 記 得 帶 蚊怕 水 或 者 蚊香

 

 

出 席 活 動  釣 友 包 括 :
汪 奴 哥威 哥 仔ChalresPeterJoey風 師 兄
小 柏 柏標 叔 叔丹 尼囉 云 時湯 咪 仔神 秘 女 釣 友
Alfred細 趙 哥 仔Chris小 豐大 雄ERIC
  .
.
出 發 前 影 留 張 相 先
Don't Pain 蕉電波餵魚團
1999 年 7 月24-25日
有 時 間, 影 多 張 相 先
電 波 升 旗 典 禮
丹 尼 讚 助 o既 白 果 杯
o係 碼 頭 等上 船
Charles 望 咩 呢 ???
Charles  & 大 泥 孟 
阿 趙 &  大 大 泥 孟
 串 "蕉" 三 兄 弟
左起 :  丹尼, 小柏柏, 標叔叔
小 心 呀 ~~~~!
Charles
爛 釣 二 人 組
 Joey (左) &Charles (右)
串 "蕉" 三 兄 弟 - II
左起 :  Joey, Loren, Danny
阿 趙 又 有 料 到
Chalres 都 再 有 料 到
湯 咪 & 神 秘 女 釣 友
更 樓 石 大 本 營
成村人等緊個燒烤爐著!
電 波 燒 烤 爐
冰 箱 另 類 用 途
意 粉, 燒鮫魚, ........
錫紙焗鮫魚好唔好味呢?
Peter 食鮫魚個樣幾 "林"
小豐收獲都唔錯播!
大 魚 杯 得 主 -- 阿 趙
白 果 杯 得主 -- 阿邊個
活 動 結 束 喇 !

.

鳴  謝 :    釣 友 威 威  & Charles 拍 照

 

 

各 大 獎 得 主
多 鮫 餘 杯:   最多鮫魚業餘釣手杯係由 Peter 奪得
大 魚 杯:    細趙哥仔以條一斤多DD o既魚奪得
白 果 杯:    由一個不願公開姓名同身份既OSF 奪得 
.
.

白 果 杯
今次白果杯, 比上次果仔隻更加毒, 中英文對照, 又 
有可公仔. 可能因為隻杯既關係, 個個都好比心機, 
博哂老命, 比平時更加積極. 白果杯 Sample : 
fishcup.jpg

呢隻杯的確激厲左好多釣友o既鬥心. 不過由於今次 
o既釣點因大浪大湧, 引致部份釣友 (包括我) 於不太 
安全情況下, 亦繼續釣魚. 故此, 此白果杯亦有檢討 
的必要. 日後 "白果杯" 在危險或不合適釣魚時會隨 
時取消. 只在安全釣點, 才會以白果杯激勵各位既士 
氣. 

呢隻杯, 由 "神秘得主" 同小柏柏爭持激烈. 最後小 
柏柏唔覺意發現左一個唔夠 0.5M 深既小水 "Tum" 
入面有幾條魚毛仔. 於是佢用伐仔, 花左十幾分鍾 
既時間, 釣到一條超細既林哥, 眼白白睇住 "神秘得 
主" 囉走 "白果杯" . 
(P.S. 小柏柏, 唔使氣餒, 下次一定有機會到你! 嘻~~)
.


 

 
人物篇
今次出席人數一共有十七人.   分別係Ronald, Wai_Wai, 
Wind, Pakto, Peter, Joey, Biu, Tommy, 神秘女釣友, Danny, 
Lawrence, Alfred, Chris, 細趙哥仔, 風爺, 大雄& 雄朋友.
魚神因為公司突然有事, 不能出席是項活動, 實是可惜.

是次活動, 打破了年齡最輕釣友參加活動紀錄. 年紀最輕
的電波釣友 ------- "風爺" , 只得 14歲.   風爺既出現, 
令到 風師兄亦不得不 "燉東菇" 變了做 "風仔". 
 
 

集合篇
7月24日約下午三時, 各釣友紛紛到達馬料水碼頭.  就是
連經常遲到的 Danny, 亦少有地非常準時到達.  尚未到三時
半, 各釣友經已到達碼頭.  趁未上船之際, 各釣友先互相介
紹一番.  當然亦不錯過這難得的機會, 大家拍照留念.

可能因前往東平州乘客不多的關係, 船公司以快速100人雙
體船行走, 以節省經營成本.  這船大大節省了船程, 由原來
大船的二小時船程, 節省成一個多小時. 

上了船後, 釣友亦小不免互相討論 (吹水) 有關釣魚的見聞
與經歷.  有的釣友亦趁這個多小時的船程, 好好休息一番.
養足精神, 跟魚兒拼命! 

個多小時後, 船兒到達了東平州.  各釣友合力將釣具搬上
碼頭, 點好人數後, 我們就一同前往釣點.   上了岸後, 看到
碼頭上有兩位警員仿佛在查看什麼.  就在這時, 突然有人
大叫~~~ "浮屍" 啊!  各釣友向那個方向望去, 嚇然看到一
埋約五六呎高的 "浮屍" ......... (侍續)
 
 

浮屍篇
各釣友向那個方向望去, 嚇然看到一埋約五六高的 "浮屍" .
於是各人均走近看看.  原來那是一條約五六呎長的鯨魚屍
體.  身上黑白間, 估計已死去多時.  但死狀不太恐佈, 忍
若看到那鯨魚死時略帶笑容.  那條吹氣的塑膠鯨魚, 大慨
是漏氣而被人拋棄 ..........
 
 

合作篇
各釣友為那條鯨魚默哀後, 便一同向今次活動的大本營
"更樓石"進發.  因為磯釣的釣友裝備實在太多太重了,
所以裝備不太多的釣友便伸出援手, 合力將所有物資搬
到 "更樓石" 側的營地. 

因為路程在行裝太多以及天氣酷熱的影響下, 變得特別
遙遠.  我們一共花了半個多小時, 好不容易才到達營地. 
在這路程中, 再次充分發揮電波釣友的合作精神!
 

<<<< Don't Pain 蕉 餵魚團 --- Fan屎篇 >>>>
快要到達更樓石的時候, 各人看見老遠有位大叔正在
更樓石附近釣魚.  從他的動作看來, 仿佛是以假魚餌
拖魚似的.  再行近多一點, 那位大叔便向我們拍招手.
莫非他亦是電波釣友的 fans???   再走近一些看看,
原來他就是 .........  (侍續)
 
 

多鮫餘杯
原來那位釣友, 就是電波OSF 之一 ----- Peter. 未知
他是害怕 "白果杯", 或是想獲得 "多鮫餘杯", 於早上
已乘船入東平州, 作為電波先頭步隊.  Peter 已於早上
拖假餌, 拖得鮫魚十多條.  為奪得 "最多鮫魚餘業釣手
杯" (簡稱: 多鮫餘杯), 蹲下了基礎.  全程總結, 不計早
上的魚獲, Peter 亦是電波釣團最多鮫魚的一位釣友.  所
以Peter 獲得多鮫餘杯, 真是實至名歸. 
 
 

初戰篇 
到達釣點後, 小柏柏以及湯咪忙於札營.  而其他釣友則
急不及侍, 紛紛準備釣具, 綁好釣組.  務求喪失 "白果杯"
得主的參選資格. 

其時風浪不算太大, 各位釣友施展不同的釣法.  有的投釣;
有的磯釣; 有的拖假餌; 有的靜觀其變; 各適其式.  完全切
合大會主題 -------- 自生自滅. 

拖假餌的釣友收獲最佳.  投釣的釣友雖說不上好收獲, 但
大雄哥同埋佢個 friend均可一一落選 "白果杯".  磯釣的釣
友, 在Round One中, 收獲可算是最差勁了.  磯佬們都沒有
什麼收獲, 云云釣友當中, 只有阿細趙哥仔釣得手板大小的
石殺, 其餘釣友均是白果收場. 

釣了個多小時後, 因風浪轉大, 浪湧增大, 釣點已不太適合釣
魚. 時天色轉暗, 各釣友於是結束首個回合.  經過第一個回合, 
白果杯侯選人只剩下威哥仔, 標叔叔, 小柏柏, 風師兄, 風爺, 
囉云時, 湯咪仔, 神秘女釣友, 同埋丹尼.   其他釣友總結魚獲
也是以鮫魚為主, 偶有小量手板大小魚三數條. 

各人收好釣具後, 紛紛前大本營, 準備電波燒烤晚會. ......... (侍續)
 
 

電波燒烤晚會
各人分別將釣具收好, 前往大本營, 準備電波燒烤晚會.
就在到達大本營之後, 大家分工合作.  有的從四周搬來石塊
以埋成燒烤爐, 有的搬石塊作作椅子.  最值得一提的要算是 
Chris兄了.  他不知是否在地盤工作, 不知從那裡搬來一塊2呎
x1呎的石頭, 可真是 "大力搵飯食" !

由於人數較多, 我們所堆砌的燒烤爐面積也不少.  我們離去
前刻意不將那燒烤爐拆掉, 以留給各位有緣人.  若各位日後
有機會到更樓可附近, 可試試尋找 "電波燒烤爐"! 

正當起爐期間, 發覺威哥不見了.   我們再住海邊看過去, 原
來他還在戰鬥中.  真不知是否受到白果杯我影響, 他好像比
平時更加 "爛釣".  不久, 在眾人的壓力下, 他亦暫時放棄了! 

於燒烤期間, 一眾釣友討論一些釣魚時的見聞; 一些過往的
經歷. 新舊釣友非常融洽.  我們一邊燒烤, 一邊說說笑笑, 不
亦樂乎!   我們更將較早時釣得的鮫魚, 以幾款不同的方法炮
製, 如燒烤, 椒鹽, 錫紙焗等.  各有各特式, 各有各風味.

閒談間 Joey 更提議於燒烤完畢後住附近"摸蜆", 既可 "燒蜆", 
又可"消遣" 一番! 從言論之間, 亦能得悉 Joey 是"摸蜆"的好
手!  但不竟除了他之外, 各釣友對"摸蜆"的興趣不大, 故享應
的釣友不多.   期間, 釣友們魷發現有幾個人於海邊徘徊.  細
看後得悉他們是其他營友正在捉蟹.  但他們的收獲不是那麼
理想. 

於飲飽食醉之後, 因當時的風浪轉大, 浪湧甚高, 跟本不太適
合垂釣, 部份釣友攀上更樓石吹吹風兼且吹吹水, 略作休息, 
為Round II 作出準備.  而部份釣友創側留於爐邊寒喧.  只剩
下標叔叔仍努力不懈的燒烤.  其實他所燒的, 是將所有生的
食品燒熟, 方便各位釣友隨時享用.   坐在爐邊的釣友於燒烤
完畢後, 亦一伙兒走到更樓石上歇一會兒. 

一眾釣友又再次坐在一起笑傲江湖.  其時更樓石傍的風浪
非但沒有絲毫減退的跡象, 好像還要比先前的風湧還要大. 
當時釣友們皆不知有一颱風正迫近香港, 還期望風勢減弱, 
再戰惡魚! 

忽然有人提議返回碼頭處碰碰運氣.   到底有沒有釣友享應
呢?  有多少個釣友享應呢?  魚獲又甚麼樣? 
.............. (待續)
 
 

Round - II 
眾人就在更樓石歇息之際, 忽然有人提議返回碼頭處碰碰
運氣.  當時更樓石對出的浪湧實在是大得不適宜釣魚, 而
眾所週知, 電波釣友一向非常爛釣, 所以享應的釣友也不
少.  除了威威, 標叔叔, 丹尼, 大雄, 以及大雄朋友五人外,
其餘一行十二人前住碼頭碰運氣.  就是連年紀最輕, 只得
14歲的風爺, 亦一起前往, 真是後生可畏!  會否亦是受到
白果杯的影響, 各人變得佢份外積極呢??

沒有前往碼頭的釣友, 則返回大本營休息.  可是大雄哥與
他的朋友, 忽然魚隱大發. 即使天氣欠佳, 仍決定到更樓石
外邊投釣.  由於電波釣團是 "自生自滅" 的,  而他們只是
投釣, 大概不會太危險吧. 

此時三位電波 OSF, 威威, 標叔叔 以及 丹尼, 仍是白果
杯的準候選人, 但他們都有一個信念, 就是翌日可釣魚的時
間是多得,不如趁當時大風大湧之際休息休息.  等待黎明時
釣早水.   於是三位新晉磯佬齊齊鑽進營幕, 可是他們快要
到達營幕之際忽然 ...........................  (待續)
 
 

碼頭戰況
因為筆者沒有前往碼頭夜釣, 就留侍有去碼頭既釣友報導啦! ] 
 
 

雷聲灌耳 
威威, 標叔叔 以及丹尼三位新晉磯佬將要鑽進營幕之際,
忽然營幕塌了下來.  於是他們合力再將營幕札得較為穩固. 
威威很好心地叫標叔叔以及丹尼先睡.  過不多時丹尼已乎
乎入睡了. 

突然丹尼被那巨大的雷聲吵醒, 丹尼將視線轉往營幕外看
看是否打雷閃電.  可是丹尼什麼也看不到.  他再往另一端
看去, 原來那灌耳的雷聲, 是由威威傳出的 ------- 鼻軒聲.
怪不得威威叫他們先睡啦! 

過不多時, 濛瀧中營幕外, 又再傳來怪聲, 原來是其他釣友
從碼頭回來.  因為筆者當時已進入昏迷狀態, 只是隱約聽
得他們嚷著什麼開紅酒.  真是多麼的寫意啊! 
 
 

電波feel再現 
筆者昏迷到翌日清晨四時多, 看看營外, 已開始天亮.  可是
雷聲依然灌耳, 而標叔叔側不知所蹤.   丹尼因為害怕取
得 "白果杯" 兼且相信"若要魚獲好; 就要釣大清早", 所以
一天亮就起來. 

出營一看, 標叔叔已坐在爐邊, 準備早餐.  而大部份釣友
仍躺在更樓石上睡覺.  "訓街" 的 電波feel 再現眼前!

不久, 釣友們陸續起來, 走到爐邊吃杯麵以及品嚐標叔叔烹
調的雞柳.  閒談間問及大雄以及前往碼頭的釣友對上一晚
的戰況.   可能是風浪太大的關係, 他們皆異口同聲說了一個
"蕉" 字 !  哎~~~~~! 

小柏柏告訴丹尼, 他昨晚與 囉云時 在更樓石上看得多粒
流星, 數量還比早前流星雨時看到的還要多.  這兩位磯佬
真是多麼的浪漫啊! 

吃過了早點後, 丹尼以及各釣友已急不及侍, 紛紛開竿及準
備釣組.  就在各釣友忙過不停的時候, 遠處看得一名釣友
於海邊揚竿, 中魚喇~~~!   到底翌日第一條是什麼魚呢 ?
有多大呢?  是誰釣得呢??   請各位繼續收看!! 多謝!! 
...........................  (待續)
 
 

Round III 
清晨第一條魚是以拖假魚餌拖得的鮫魚一大條. 那位釣友
當然是最多鮫魚的 Peter 了.  小柏柏第一時間取出攝錄
機, 飛奔走向岸邊, 將 Peter 起魚的過程拍下.  原來當各
人在吃早點之時, 汪奴哥與 Peter 已忍不住手了, 率先走
到岸邊拖魚.  最多鮫魚的 Peter 不是靠運氣的, 他也付出
不小努力.  因為不停的拖魚, 所費的氣力也不小! 

當時風浪已沒有前一晚那麼大, 比較適合釣魚.  可是投釣
非常容易 kick 石, 加上岸邊的焦石, 給海浪沖濕後變得非
常濕滑, 沒有磯鞋在石上走動是很危險的.  所以投釣的釣
友再走到碼頭試試.  而拖假餌以及磯釣的釣友側留在大本
營旁繼續努力.

不久 Peter 又拖得比手扳大兩寸火點一條.  最後眾人皆估
不到他將他那火點放生.  Peter 已開始有些高手的風範了! 
那邊廂, 丹尼可能近日跟幽面有仇, 以磯釣釣得手扳幽面一
條, 被大會取消爭奪白果杯的資格.  當時 Peter 對丹尼說
不如將那魚放生, 他又提及他較早時釣得一條火點亦是放
生. 當時弄得丹尼不好意思不將放生. 

另一邊, 風師兄又傳來魚訊, 他亦是以拖假餌拖得大火點
一條, 可是於臨上水的一剎那, 給那魚兒走掉了! 

當時風勢不太大, 但浪濤卻開始轉大, 開始打到褲腳. 不
一會, 那浪湧更打到上胸口.  個別的浪湧有過頭的高度.

那時侯汪奴哥, 風師兄, 小柏柏, Joey, 標叔叔, Charles, 威
哥仔, 丹尼也因此而濕了身.  因風浪過大, 各釣友返回更
樓石暫避.  等待浪湧減弱後再戰. 
就在眾人暫避風頭之際,  海邊尚有一名釣友不斷努力.  雖
然他站在離開岸邊有一段距離, 不算得太危險.  但水花不
時也能濺到他身上.   那個爛釣的釣友, 尚是白果杯的候選
人, 難怪他那麼努力了.  各人以安全為由, 勸威哥不要那
麼 "博殺"!  可是他認為釣點安全, 決意繼續.  可憐的威
哥不一會亦喪失了 "白果杯" 的爭勝權.  他的努力沒有白
費, 他以 "一寸綱帶" , 用磯釣釣得大鮫魚一條.  引來全場
掌聲, 各釣友均為威哥而歡呼! 

當時浪湧未見轉弱, 各釣友稍作休息, 靜候時機.  太陽亦
已出現, 部份釣友走到更樓石後的陰涼位避避.  過了不久,
遠處又見到一個釣友趁浪湧稍稍轉弱, 獨個兒在磯釣.  那
人當然仍是 "白果杯" 的候選人了.  否則不會那麼勤奮. 
正當眾人再度傾談之時, 那個遠遠的釣友好像中了魚似的.
磯竿變得彎彎, 好像是甚麼大魚似的. 

到底那釣友是誰呢??  而那條是甚麼魚呢?  能否把它拉上
水呢?  撈箕要不否出動呢?  請各位再密切留意. 
 
 

撈磯出動了!
原來那個釣友就是標叔叔.  他起了一條手板大的石殺.  要
將它拉上水一點也不困難, 當然更用不上撈磯!   噢!  又多
一名釣友不能爭奪 "白果杯"了. 

就在那時, 各釣友亦紛紛返回釣點再戰.  丹尼難度近日真
的是跟幽面有仇, 他再次釣得手板大幽面一條.  今次丹尼
趁 Peter 不在身邊, 將那條手板幽面放進了冰箱.  另外丹
尼亦釣得雞泡兩條, 大泥猛一條(手指大).  而標叔叔自從
起了一條手板石殺之後, 殺氣大增, 一連再起多兩條大小
差不多的石殺.  被喻為 "殺王".   而 "懶豬柏柏" 其時已
進入半放棄狀態 偶爾見他走出來磯釣一會.

就在那時, 站在丹尼身邊的 細趙哥仔, 磯竿忽然猛力一沉.
仿佛變了一個倒轉的 U 字.  聽得細趙哥仔說那條魚應該
不會太少, 眼見細趙哥仔中魚, 我先將魚絲收回.  以免阻
礙他起魚. 他與那條魚肉搏不久後, 那條魚就被他拖到水
面.  驟眼看也起碼有呎多長, 那條魚仍不斷爭札.  細趙哥
仔就大叫撈箕.  釣友們也很合作地將撈箕送到細趙哥仔附
近.  不一回, 那條約一斤餘的魚被撈箕撈了上岸.  各人即
時精神大振, 不斷再努力! 

及後細趙哥仔再顯神威, 再釣獲兩條約半斤一式一樣的魚
仔.  真是一家大少都給他釣了上來!   另外的一條不足半斤
的親戚, 則由電波 OSF Charles 釣上來的.   釣獲可算不錯. 

不久, 細趙哥仔又有魚訊, 到底還有甚麼魚獲呢??  留侍
下回分解.
 

泥孟篇 
上回提到細趙哥仔又有魚訊, 他把握適當時機, 將魚竿一
揚.  出事了!   出事的並不是細趙哥仔, 而是被勾中的那條
魚, 從那魚竿的擺動以及彎度看來, 那魚理應是手板過外
的大小.  見那魚於水中, 左右不定停的擺動.  只見細趙哥
仔氣定神閒, 很有技巧地將那魚收回.  又一條約10兩泥孟
上水. 

那邊廂 Charles 又再傳來魚訊.  他又以磯釣釣得泥
孟一大條, 可是比起細趙哥仔的那條就一遜色了一點.
最多也只有 8 兩.   過不多時, 丹尼又有魚訊, 又是
大泥孟一條, 可是比起Charles的那條, 又再遜色了 
多一點, 大約係1 兩重, 照例放生! 

而汪奴哥, Peter, 風師兄因為以拖假餌為主打, 故魚
獲為爆箱鮫魚!  偶有一些什魚, 根據電波條例, 一拼
放生.   Don't Pain 蕉 餵魚團的魚獲大致上已報導完畢.

中午過後, 魚獲減少了很多.  各釣友開始收拾行裝, 
以及清理釣場.  分批步出碼頭附近的小店吃點東西
再稍作休息. 
 
 

濕 身記 
值得再一提的是今次的釣點.   當天可能是受到颱風
的影響, 風浪特別的大.  投釣的釣友受到水流將鉛垂 
壓回岸邊, 導致經常 kick 石. 

因為岸邊的秉有釣位給浪花濺得非常濕滑, 沒有帶備
磯鞋的釣友, 跟本沒一點法子走出釣點.  大家可由不久
後登出的照片中看得釣點的危險性.  那浪花不停的濺
到我們的腳邊, 濺到我們的腰間, 濺到我們的胸膛, 更
濺到我們的頭部.   浪湧最高的約有十多呎, 真的是避
無可避. 

而濕身度最高的可算是Joey 了.  他起碼給浪照頭淋了
不下十多次, 完全不閃不避, 視之如無物.   其餘釣友亦
濕透了不知多小次.  被太陽烘乾了再濺濕, 濺濕了再被
太陽烘乾. 

最盞鬼的可算是細趙哥仔了.  他不但釣技高超, 更身
手敏捷.   每每他遇到大浪將至, 他便左手抽竿, 右
手第一時間抽起引餌袋, 彈彈跳跳的三四下子閃到安
全的地點.  侍那浪退卻了的, 他又彈回釣點.  如是 
者, 他當天彈了不下數十次, 避過了不少濕身的握運.
當然亦有幾下子避不開了. 

其中一個浪花將丹尼全身濺得濕透, 於是丹尼索性將
他的T恤脫下, 赤膊上陣, 上身只剩一條毛巾圍在頸
邊用作沬汗.  可是太陽伯伯有意作弄, 現在丹尼被哂
得古靈精怪, 頸部被毛巾包著的位置, 有如已脫殼的
雞蛋再脫掉那一層衣似的白白淨淨, 而其他部份則烏
卒卒.  幸好有那些魚獲將 失去的感覺通通比番哂佢. 
 
 

淘古井
各釣友收拾好行裝後, 分批步出碼頭附近的小店休息
標叔叔與丹尼首先到達.  他兩人隱若偷聽到那小店
的老闆就附近有一個水井. 

整個東平州尚未有自來食水供應的.  由於較早之前
他兩人均被海水淋遍全身, 加上天氣酷熱, 走到店前
已大汗淋漓了.  若有淡水可沖新, 是一件多麼美妙
的事呢?  一聽得有水井一事, 標叔叔跟丹尼已垂涎
三尺.  懶理是新井也好, 古井也好, 一於徒一徒步, 
四處找找那口古井. 

不竟那兩個小伙子都沒有 "淘古井" 的經驗.  所以
尋遍了村里, 也找不到古井的影縱.  於是他倆返回
小店詢問那個老婆婆古井的正確位置.  那個老婆婆
用半咸淡的廣東話告知是由發電站傍的小路進入的.

他倆再依老婆婆的指示, 終於找到了那口古井.  原來
較早時他倆曾途經也不知道.  找到了那水井後, 卻沒
有水桶把水打上來.  他倆唯有再返回小店問那婆婆
借水桶, 好不容易才返回水井處. 

當第一桶水打上來的時候, 井水清涼得不得了, 且看
來非常清潔. 丹尼更用舌尖輕嘗井水, 發現全是淡水. 
於是開始用毛巾滲滿井水沬身, 其時只可用一個"爽"
字來形容.  而標叔叔更打了桶水, 不理衣衫的阻隔, 
就把那桶水由頭淋到落腳, 如是者他打了幾桶水淋遍
全身.   當時儘管蒸子那時從井裡爬出來, 都會叫她讓
開, 侍清洗完再算. 

他倆清洗完之後, 返回小店歇息.  而其他釣友亦相繼
到達.  丹尼將那古井的位置合告知各釣友, 而各釣友
亦紛紛前往梳洗.  過程中不停的叫爽! 
 
 

Don't Pain 蕉 餵魚團 --- 先生! 洗頭丫?


"腥生! 使頭丫?!"  威威趁老婆不在場, 突然游說丹
尼一起去附近洗頭.  血氣方剛的丹尼心思思見個頭
有點痕癢, 加上未嘗去過那些地方洗頭, 於是毅然答
應.  隨後更有其他釣友響應. 

那次是丹尼的第一次在那些地方洗頭, 因為由威仔哥
發起. 加上誘惑當前, 正常的一個男子又豈容錯過呢?

原來在荒野, 用井水替自己洗頭是多麼的暢快啊! 幸
好威哥有帶備洗頭水, 否則就無法享受那種難得的滋
味了!!    部份釣友在水井邊洗完頭後, 走回小店休息. 
多麼的涼快啊! 
 
 

Don't Pain 蕉 餵魚團 --- 完結篇


休息了一會就一同前往東平州碼頭乘船離開.  大家
經過廿多小時的戰鬥, 開始漸露疲態, 大部份釣友均
在船上小睡. 

上到岸後, 大會就開始盼獎, "白果杯", "多鮫餘杯", 
"大魚杯" 亦順利送出. 隨著盼獎完結, 今次兩日一夜
的 魚樂圈二打六餵魚大會 - 第九擊 - Don't Pain蕉
餵魚團亦完滿結束了!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