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ontent/Inhalt

誰在線上

線上沒有任何訪客

線上人數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電波進貢團 列印 E-mail
作者 青蛙   
2000/07/01, 星期六
活 動 名 稱 電波進貢團  
活 動 日 期2000年7月1日至2日(星期六及日)  
大 會 釣 點西貢某深水釣點  
集 合 地 點鑽石山荷里活廣場巴士總站  
集 合 時 間3:00p.m. (請準時出現,逾時不侯。)  
大 會 釣 法浮游磯釣及底物釣。  
活 動 費 用全免  
活 動 名 額20人  
負 責 人 員黑 手  
注 意 事 項1) 請自備食物及食水。
2) 請自備足夠銀兩。
3) 請自備魚具、魚餌、雨具等必需品。
4) 釣友請注意自身安全,請勿單獨行動。
5) 未滿十八歲的參加者必須先得到家長同意。
6) 是次活動沒有購買保險及沒有任何人負責。

電 波 活 動 主 頁 行 程 表  

《編緝及插圖:青蛙》

【出席釣友】

魚神、青蛙、丹尼、標叔叔、奇雲、堅勇、雄仔、小豐、湯咪、爹力、筏仔、Eddie
、威威、大衛、Rayrol、總共十五人。(排名不分先後)


(文:青蛙)

序言

十七擊釣點(按圖放大)
一九九九秋天的某天,因為颱風丹尼影響本港
,所以風向由本來的東北風,轉吹了西南風。
三個瘋狂釣魚佬丹尼、青蛙及標叔叔便趁這
一次難得的好機會,決定去今次十七擊的釣點
萬宜水庫東霸磯釣。因為吹東風的日子,此
處是根本不能作釣,浪湧隨時高過人幾倍。很
多資深釣魚人都知道,東霸一向都是重磯勝地
。因為此釣點面向太平洋,水深石多,是一個
很適合魚類聚居的地方,經常會有太魚出沒及
迴遊魚打水。當天的天氣非常炎熱,他們三人
大概早上九時開好所有魚竿及誘餌作釣,可惜
釣至十一時都沒有什麼好收獲,只有不足手板
大的泥及鯖魚。差不多十二時左右,標叔叔
的浮波開始有動靜,不過只沉了一尺左右就沒
有再沉,所以他小心奕奕地靜待,不一會,浮
波急促的沉下,他大力地一揪,出事了,那魚並不是快速的魚,不過力量非常大,標
叔叔頂大概三十秒,浮波就上水,但係未見魚樣,突然,成枝竿指向天,一看之下
原來連都斷埋,經過呢一次標叔叔比魚強暴之下,我們便決定於下一次吹西南風的
日子再來這裡報仇雪恨。所以今次的活動名稱亦可以叫做『標叔叔復仇記』。


出發了

釣點入口
二OOO年七月一日下午二時半,眾釣友都在
鑽石山荷里活廣場地下的96R巴士總站集合
,在車上,各釣友都在寒暄一番,雖然是短短
的三十分鐘車程,大家都顯得非常興奮,昐望
今次活動能釣得大魚歸。不一會,巴士已經到
達了西貢北潭涌的閘口。因為參加今次釣友有
成十五人,所以分開四部的士入我地今次
夢幻釣點--東霸。點解分三部的士唔得呢?
因為大家的釣具實在太多,五個人一部車根本
不能完全載下,所以要分四部先可以載得晒。
再經過大概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終於到達釣
點的入閘口了。



千山萬水步行住釣點

各釣友都整贓待發,先從入口爬上山頂,再沿山路石崖往標尖角進發,講到呢度,梗
係大家發揮電波精神時間,大家互相幫助,幾經辛苦,經過十五分鐘左右,便到達
了第一個岬角,亦則係第一小隊釣點。大家因為揹著不輕的裝備來行崎嶇的山路及
懸崖,所以都顯得上氣不接下氣,便在這一個岬角的陰涼位休息一會。大家看到水清
又靚的釣位,很快便回氣起來開竿。亦因為呢一個岬角釣位有限,所以部份釣友包括
青蛙和魚神等便再去尋找其他釣點。第一小隊丹尼、標叔叔、雄仔等釣友就在此留守
。第二小隊包括青蛙、魚神、奇雲、堅勇、爹力、小豐等釣友就繼續向前邁進。



釣點風景(一)

釣點風景(二)

(文:丹尼)

第一小隊小組報告

第一小隊釣點面向破邊洲
其他釣友走到更入的地方試釣,而留守於大本
營的就只有水籠標、雄仔、威威、Rayrol以及
丹尼。其時太陽伯伯漸漸遠離我們,天氣沒有
較早前那麼炎熱了。各在場的釣友各展所長,
以不同的釣法如磯釣,投釣,手竿釣,望能得
到有意外的驚喜。可是直至太陽下山,釣獲只
得手板或以下的小魚而已。

各人努力不懈作釣,直到天色完全轉黑,大咬
一觸即發。全場人士均於極短時間之內中了三
至四口,密口非常。在蚊子大咬情況下,於是
各人均跑回大本營將蚊怕水噴滿全身。幸好這
些蚊子不像十五擊釣場的蚊子般,蚊怕水還可
壓止它們示弱。入黑後,各釣友才收竿返回大
本營稍作休息。

蚊子大咬過後,又是釣友的大咬時候了。威威開始扇風點火,煮起公仔麵來。而水籠
標亦肩負起電波餌部尚書一職,負責為其餘未得溫飽之釣友準備晚膳。首輪推出的是
煎午餐肉三文治。可能是於荒山野嶺而各人又肚餓的關係,令到平平無其的午餐肉也
變成上佳之美食。第二道佳餚則是火腿三文治,儘管是普通不過的食品,於當時也算
得上是人間極品。最令人垂涎的則莫過於那主菜美咪熱狗腸了,色、香、味俱全,真
的百吃不厭。要是那香味給其他釣點的釣友聞到,他們不跑過來分一杯羹才怪啊!

於過住多次電波活動中,水籠標對食一向都非常著重,住住在有限的資源下,為釣友
炮製多款出色的美食。要是日後閣下有緣參加電波活動,你也不要錯過他的撚手技藝
啊!飽餐一頓後,釣友再用蚊怕水於身上再加上一重保護罩後,紛紛繼續作釣。

夜釣時,各人均用上較重型的裝備,以防遇上怪物時也能有還擊之力,不至於中魚時
任魚愚辱,喪失釣友的專嚴。可是眾人久侯了個多小時,仍然沒有動靜。當時丹尼靜
坐著手持投竿,不動聲色正在默默戰鬥,半個多小時他仍然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他的
體育精神真的令人配服。可是再走近一點看,原來丹尼已悶得手持投竿睡了不知多久
了,難怪他一點動靜也沒有。

過了一會,天氣開始轉涼,一陣陣的涼風吹到各人身上,而遠處也屯積著一大堆厚厚
的黑雲,且不時有閃電出現。具豐富經驗的釣友當時可以估計得到,於未來數小時後
即有暴雨發生。正所謂爛釣還爛釣,生命最緊要,於發現遠處有閃電時,各人連忙將
魚竿收了起來,以防做了人肉避雷針,減底雷擊中的機會。晚間除了水籠標釣了一條
一呎長水針以及雄仔釣得一八爪魚之外,其餘釣友未見有斬獲。

因為預計將有大雨,各人收好釣具以後,隨即做起一些防水工程起來。因為該處釣點
可以說得上是無遮無掩無格仔,所以必須於大雨來臨之前準備好一切。當時工具只有
水籠標於較早前於釣點檢獲的太陽傘、丹尼帶來的3x2米天幕、一條尼龍繩以及數
個冰箱。到底而大雨又會不會來臨呢? 這幾位釣友用了甚麼方法將這些簡單的工具建
立防禦系統呢?

不管大雨來不來,未雨綢繆不竟也沒有壞處,眾人找了一個較為有利較高的位置,合
力將那細小的天幕依據山勢位置拉起。可是拉來拉去,都不能將天幕拉好。望著遠處
的黑雲正慢慢飄近,有些釣友都開始著急起來。試了多次後,天幕終於成功拉好,下
方的左右角分別用尼龍繩緊緊的綁於石上,而上方左右角側用冰箱擲著,於是各人便
將釣具放於天幕中央,各釣友終於暫時可以鬆一口氣了。為何只是暫時鬆一口氣呢?
因為變數實在太多了,風勢、雨勢釣友們沒法預知,海面上的浪湧誰也沒法估計得到
,而會否山洪暴發,山泥傾瀉,在當時的情況來說,真的是言知尚早。難怪黑手於出
發前已警告各參加者釣點之危險性。

當準備好一切防禦措施,但天氣仍未轉惡劣,還未下起雨來,跟本沒法測試出天幕的
防禦力。當時黑心的電波首席大巫師丹尼為求試出天幕的防禦力,就開始唸起求雨的
咒語起來,不久,連水籠標也不約而同的加入唸咒。求雨的咒語內容大致是:”落雨
...(啪手聲:啪..啪..啪..)落雨...(啪手聲:啪..啪..啪..
)落雨...”。

第一小隊大本營
經兩人合力唸咒後不久,儘管還他倆未施展絕
招跳出求雨舞,但當時天氣已急轉直壞,遠處
閃電次數不斷加密,而且開始下起雨來。在場
的各人不用一秒鐘時間,紛紛逃入天幕當中避
雨。雖然我們的身傍尚有一把太陽傘,但基於
地形的問題,倘若開了不幫助不大,所以我們
索性不張開那把太陽傘。而天幕雖然不太大,
加上地勢的影響,要容納五個人剛好勉強應付
得來,可是各人於天幕內就動彈不得。而且要
抵抗強風,各人不得不合力用手抓緊天幕,以
減少濕身的機會。電波釣友的合作精神又可見
一斑。

雖然當時環境十分惡劣,但不竟也能夠避雨。
當想到其他別處的組員可能連雨衣也沒有,相
信他們的境況一定比我們狼狽。我們有這個簡陋的天幕,也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雨勢開始轉大,雨點由一滴一滴的灑下來變成一桶一桶的傾倒下來,加上不時有閃電
且刮起大風來,情況可真是一點也不樂觀。過不多時,山上的雨水開始流到山下來,
而且有相當部份更流過我們天幕之內,所以天幕有部份地方釣友不能避免少許濕身。
可是相比起其他釣點的釣友,濕身的情度肯定百份百無法跟他們相比。

於天幕之內,各人緊守崗位,將天幕拉緊,一點也不敢鬆懈。過了數分鐘後,可能五
位釣友已習慣了當時的情況,開始談論推斷其他釣點的釣況。不知他們是否斷續作釣
呢?雄仔說若他們的釣獲較好,也是他們「應得」的!這麼狗的說話,相信一定可以
加入釣友名冊內的最狗說話了!

雨勢間中轉弱,在場八卦的釣友偶爾伸頭往天幕外窺探,可是連續數次當頭一伸,天
上即放下閃電,嚇得他們隨即把頭縮回,連忙間口中下意識唸唸有詞說:「有怪莫怪
,細佬哥唔識世界!」等字句,以防遭天遣!

最狗的說話不時可於天幕中聽得,但基於當時人人生安全為由,在此不便公開透露!
請諒!例如他們打算各其他組的釣友說:「我們這邊沒有下雨。你看!我們一點也沒
有濕!」、「雨勢不是那麼大,我們尚有一把太陽傘也不用張開」,而水籠X更揚言
,米青蛙可能已釣得一條大蒲蒲(魔鬼魚),各人均將該蒲蒲當作天然天幕,在蒲蒲
的身體下避雨。總而言之,人性盡露。

上天是公平的,其時一大群惡蚊也走到天幕下避下,一時之間,各釣友都被針得紅紅
腫腫!釣友不停的將蚊怕水,一層一層的噴上,估計自入黑後各釣友身上都塗上最少
七至八層的防護膜了。活該啊! 而水籠標因臉上沒有噴上蚊怕水,所以當時已差不多
變了豬頭,而頸部更出現了不被蚊了叮過的紅斑。要不是有釣友在場,否則一定被認
定是吃了印度的咖喱名菜所後下來的痕跡。

又過了數分鐘,天氣未見好轉,而地上的石塊已在各電波釣友的臀部,留下了深深的
洛印!甚麼「加入電波,愉快得多。」這些都全是騙人的字句,當時各釣友均在想,
若將該口號改為「加入電波,折墮得多!」相信一定來得貼切。有部份釣友更將責任
歸究於電波黑仔侯活。雖然他當天沒有出席,但因他曾表態當天可能會出席,以至觸
怒老天爺下雨來阻嚇。

大雨持續了近半小時,在場的釣友又將矛頭指向大巫師丹尼怪責他先前所唸的求雨咒
語太過應驗,更迫他立即唸一些停雨前咒。大巫師最終於眾人壓力低下,終於開始唸
咒,過不多時,雨終於停了下來。電波大巫師果然名不虛傳,你都咪話大巫師冇料到
!哈~哈~!

相信其他釣點的釣友們經此一役,都已成為「落湯雞」了!可是他們距離天幕大本營
太遠而且被山坡阻阻隔不在視線範圍之內,我們呼叫了一會,都得不到他們的回應。
基於雨後崎嶇不平的山路非常濕滑以及四周漆黑一片,故不便前往尋找他們的蹤影,
以免做成不必要的意外。可是電波釣友不竟是有合作精神,最終決定出動電波拯救隊
,拯救其他釣點的釣友。當決定出發之時,上天又再下起大雨,於是拯救行動被迫終
止,各釣友紛紛走回天幕暫避。過了若半小時後,天氣稍為穩定,由水籠標、威威以
及 Rayrol 組成的電波拯救隊終於出動了!

他們回來的時候,將湯咪以及筏仔帶回。據悉當時他倆的情況也非常險峻,既受風吹
雨打,更受飢寒交迫之苦。有幾下閃電,雖然打到離他們較遠處的海面,但親眼目睹
閃電由上空直劈落對開海面,也把他們嚇壞了。而筏仔帶去的冰箱,也於他們為了避
開巨浪轉住更高位置時,不慎比大浪吞噬了。至於拯救隊雖然也找到米青蛙以及其他
釣友,但因他們已乾乾濕濕了不知多少次,已處之泰然不將下雨當作什麼一回事而堅
持留下於釣點。

筏仔與湯咪到達天幕後,與眾人寒暄。除了釣友密密針之仟,大蚊也不放過我們,也
跟我們密密針、密密針,各人身上又要多噴上一層蚊怕水了!當時各人均成為了四大
天王Leon的fans,心中均想著黎明。此外,各釣友開始討厭女歌星葉倩文,只因她有
一首名曲「黎明不要來」罷了!正當各釣友等待黎明之際,突然間,又再一次下起雨
來,在場的七位釣友於是齊步閃入天幕之內,雖然天幕內多加了兩名成員,但各人都
自發性地扮作剛上水的油各自縮作一團,十分勉強的情況下仍可容納七位釣友避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過了半小時後雨才肯停下來,而天也漸漸亮起來。

威威以及雄仔把握機會,分別開動投竿以及磯竿再戰,可是直到離開時沒有增添紀錄
。過了一會,各人均收拾行裝,趁當時沒有下雨,準備好一切離開釣場。儘管撤退時
較為愴忙,電波釣友也清理好釣場,將三四袋垃圾帶走。

因天雨路滑,各人均小心翼翼地撒離釣場。大約步行了廿多分鐘山路,終於平安到達
落車的地點等候其他組的釣友回歸。

總結十七擊小組魚獲欠佳而雨獲極佳,可釣魚的時間也不多於兩小時。但此擊繼去年
大嶼山機場維修站極為嚴寒天氣之後,對電波釣友來說可是另外一個大考驗,可謂極
具挑戰性。此外,釣友更深入明白事前的準備功夫不可缺少,於釣魚時多帶一些防雨
、防曬、防蚊裝備是絕不能缺少的,當然還有帶備足夠的食物以及食水,以應付不時
之需。

當到達集合地點之後,水籠標更為各釣友即席炮製精美早餐,而丹尼更將那立下大功
的天幕,搖身一變鋪於地上成為了一張地蓆,供電波釣友野餐之用。

過不多時,堅勇先行抵達集合地點,剛好來得及享用電波田園早餐。電波釣友的大咬
情況,比起早前的蚊子大咬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一時之間,盛載早點的碟子如黃禍
般仿佛已變成了一面鏡子。

電波釣友經過了一晚的磨練以後,磨練並未告一段落! 因為早餐過後又要另一場考驗
.......


(文:青蛙)

第二小隊小組報告

釣點水清極靚
爹力再去尋找更靚釣點
魚神氣定神閒觀察釣點
行咁耐,整番口煙先!
(電波忠告煙民,吸煙危害健康)
第二小隊由青蛙、魚神、小豐、爹力、大衛、
茷仔、Eddie、奇雲、堅勇和湯咪組成。青蛙
率先行到了第三隻岬角,他認為這裡水流比較
通,面對太平洋,左面是飯甑洲,又有一個
小平台,可以安全地放上釣友們的釣具,所以
便選擇這個釣位作釣。不一會,其他釣友都相
繼到達。青蛙先用開動12呎的假餌竿,50
磅魚絲,50磅鋼絲作前段線和一隻五吋長的
撞水式假餌作釣!因為這經常都有一群群的
煙仔虎橫行,不過可惜今次並沒有出現。魚神
、湯咪、Eddie、堅勇則開投竿投釣,其他釣
友就開誘餌磯釣,各自各精彩。

天色開始昏暗,各釣友都未有所獲,只有投釣
的釣友釣上來的白頸、沙仔、石公九等等。
而較為喜出望外的魚獲就是小豐師傅釣獲的十
五吋長水針,大概差不多半斤重。此時,投釣
的釣友開始拿出重型武器來,有奇雲的八十號
船竿配上布線,魚神也不甘示弱拿出一支超個
40號的重型投竿來,堅勇也拿出他的秘密武
器,都唔知幾多號竿,只看見竿頭比一般石鯛
竿還粗,亦都是配上布線來作戰,青蛙就把帶
來的石鯛竿架用鎚設定好在岩石上,還加上一
條尼龍繩作為失手繩用。各人都用上1號以上
的魚,魚神先用剛剛釣上來的梳蘿魚做生餌
,不消半分鐘,成條活生生的魚就變成魚餌,
其他釣友多用半隻小魷魚作餌,而青蛙就用0
/6碳鋼加兩條魷魚用線成一團作餌,每
位釣友都很期待地希望釣獲心目中的大魚。此
時,因為晚上的東霸實在非常昏暗,所以小豐
和爹力兩個磯釣釣友因為安全理由,放棄作釣
,坐在小平台上「睇」。而入黑後,除小豐
和爹力外,其他磯友都轉磯為投,風勢還未開
始增強,但可以看見遠處的不時閃著陣陣光茫
,有些釣友就說是閃電,有些釣友認為不是,
因為那些光是黃色的,不是藍色的,可能是燥
炮區的船隻們試炮,正常各人爭持不下的時候
..。

Eddie的投竿開始有動靜,一間,投竿竿先
被大力一拉,直指海裡去,Eddie不敢怠慢,
立刻上前揪竿收絲,其他釣友都興奮不已,不
知不覺放下自己的釣具走到Eddie身邊看熱鬧
,看看第一條魚獲到底是什麼,但看見Eddie
都不是收得太辛苦,估計應不是一條很大的魚
,良久,終於收了上來,原來是一條一呎多長
的小油。各人都開緊張起來,因為各人都認
為魚開口了,青蛙梗不時提醒各釣友保持肅靜
及盡量不要開燈,不一會,青蛙的投竿開始慢
慢去海裏去,各釣友又開始緊張起來,因為
青蛙是用了兩條魷魚作餌的,食得落這口餌都
唔方細得去邊,因為餌比較大,所以,青蛙用
手再送出大概十呎魚絲給那魚,等了一會,一
揪...。

什麼都沒有,只時得番半隻魷魚和一幅完整的
釣組,真可惜,其他釣友即時紛紛議論起來,
有些推斷可能是蟹的所為,有些就說是大油
,各有各說法。

這時,天空星秀的光茫開始慢慢地消失,烏雲
開始聚集,各釣友都只有祈求不要下雨,因為
在場只有魚神和Eddie兩位釣友有雨衣,青蛙不時將釣竿升高降低,希望魚竿不會成
為避雷針。風勢漸漸增強,浪湧亦慢慢變大,因為青蛙的釣位較低,只離海面八至十
呎左右,所以不時「沖涼」。而小豐師傅及大衛較早前已經抵受不住睡魔的侵襲,睡
在較高的岩石上。突然,有一個較高的浪湧打到岸邊,理應該不能打到小豐師傅睡的
地方,但小豐師傅卻感覺到有水滴打到他身上,青蛙還向他說是浪花,說時遲那時快
,無情的狂風暴雨向我露出鋒利的爪牙,各釣友都顥得非常狼狽,Eddie和魚神立刻
穿上雨衣,其他釣友唯有蹲下等待雨停下來。為什麼要蹲下?因為風力異常力,人都
吹得郁!最滑稽的是堅勇,他以千分之一秒速度閃到岩石邊下,希望可以擋去一些風
雨,可惜最後和其他釣友結果都是一樣,由頭濕到落腳。初時釣友們都是單獨蹲下,
不過其風力就是大強了,雨點像子彈一樣打在我們的身上,所以釣友們靈機一觸,立
刻擺了一個一字長城陣,由Eddie打頭陣,其他釣友則蹲在他身後,帶望可以濕小
。本來各釣友都認為是過雲雨,不過各釣友等了很久,無情的大雨還沒有半點絲毫減
退的跡象,有些釣友便開始火大起來,青蛙更大叫嚷:「夠未呀?再落大丫笨!」
可能上天聽到我們的呼喚‧

過一會後,雨停了。所有釣友除了有雨衣的釣友可免上「濕上半身」,其他都無一倖
免,經這一役,各釣友都冇晒心機,青蛙又叫嚷:「隨便照海,隨便大叫。」可見各
釣友的心情是那麼低落。這時,浪湧已經有十多呎高,釣友又開始收拾釣具,避到較
高位置,海面對開的五十呎海面間全變成白色。基本上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坐寒暄
等天光。

大約早上三時半,忽聞其他人的聲音,原來的標叔叔同Rayrol過探班,各人都諗他
們的情況會比較好,因為他們的釣點較入,風速理應較細,點知?標叔叔和Rayrol根
絲毫無損,跟說那面沒下雨,其實各釣友已被雨淋得非常火大,標叔叔這一句說話也
成為了米青於稍後發爛的導火線。 大約早上五時半,天開始亮,各釣友除了爹力、小豐及大衛外,都打算返回第一小隊
的釣點碰碰運氣,因為本來風平浪靜的釣點已變得海個浪湧都十多呎高的危險釣位,
根本很難作釣,加上水漲了,釣位減少。

很可惜,回到第一小隊的釣點,情況都是差不多,最後只有魚神起的九棍會爹力起的
大泥,七時半左右,各釣友便返回入閘口了。

(文:丹尼)

堅勇當小販。點解?點解?

堅勇由他的小背包拿出小玩意來
早餐過後,堅勇打開他的小背包,先拿出一些
電波釣友幾乎遺忘了的小玩意出來。那是一個
由粗鐵線屈由而成的兩個小線環,要用智力、
腦力才能將兩個小環分拆開。這是一個十多年
前我就讀小學年代非常流行的小玩意,真估不
到一別就十多年了。

眾釣友也對該小玩意非常感興趣,一時之間釣
友從四方八面湧至並圍成一團,爭相一試試圖
解開那小線環。各釣友皆搶著要玩,傾刻間,
你爭我奪。那時侯,早有預謀的堅勇又再於他
的袋子裡拿出另外一個不同款的小線環出來,
遂爆發出另一場爭奪戰。爭奪戰才剛剛開始,
堅勇又再拿出第三個不同款的小線環出來。如
是這,第四、第五、第六...亦先後爆光,
而個個款式都有點差異。猶如小販似的,堅勇將一個個一小線環拋在地上,任由釣友
去逐一破解。丹尼還於該小販附近叫讓:「Miss埋黎睇!埋黎揀!睇岩埋拼下丫!

現場不時有「點解?點解?」之聲傳出,好不熱鬧。經過了先前一晚的磨練以後,各
釣友晨早又要繼續接受這個考驗,真是一次難忘的經歷!

小豐師傅獨留陽間

小豐師傅獨留陽間,爹力勸阻無效
考驗了一輪後,老天爺又再作弄,忽然出了
太陽。各釣友皆轉等移陣地到陰間(陰涼的
空間)暫避,只剩小豐師傅獨個兒留戀於陽
間(陽光照射到的空間)不冥目的對著那並
不好的小玩兒繼續抓破頭皮。可是到最後他
也不能安息,因為直到離開之前也不能將他
的心結解開。阿彌陀佛!







地蓆再變身

過不多時,老天爺再次作弄,再下一城多來一場豪雨。釣友們遂將已變身地蓆的天幕
,再次施法變身成天幕。與先前一晚所不同的就是人數多了很多,但勉強也能應付得
來。當時若有十個電波釣友閃身其中,該天幕又記一功也!

(原文:丹尼)(修改:青蛙)

米青FarLanJar (發爛咋)

過不多時,雨勢漸弱,米青因為天幕遮到他的人,郤遮不到他的釣具,由於昨晚已經
濕濕乾乾不知多少次,故他走出天幕之外。
起料他剛走出數步,雨勢開始增大,他面上開始流露著無奈的笑容。隨著雨勢增大,
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消散得無影無蹤,但他仍拒絕回歸天幕之下。

其時天幕內的眾釣友看著仿跌落水的米青蛙,不其然的笑了出來,而笑聲也隨著雨勢
增強而音量亦大為提升,米青亦想起剛才沒濕身的釣友們很無情地對他們的嘲笑,又
說什麼求雨舞之類嘰笑的說話,突然之間,濕透了的米青猶如怪魚上身,狂性大發,
走到天幕前拼命的試圖將天幕扯走,可是他雙拳難敵二十手,行動終告失敗,只能把
天幕弄了一個小洞!可惜不是肥熊上身,否則以熊掌的威力,肯定可以將天幕撕破。

不一會,丹尼率領眾人手持天幕,像防暴警察般步向青蛙,向被怪魚上身的米青再次
接近,米青以人生安全理由,又再次行動,而今次他是有備而來,其力度跟上一次差
得遠,與一條大油無異,終於被他從釣友們手中搶去天幕,可惜這時的雨勢開始收
細,他搶去天幕後把天幕放在地上,堅勇見時機大好,立刻把天幕圍在身上,蹲在地
下!其狀可笑!!! 此時,丹尼和標叔叔各持天幕的一邊,企圖圍米青,可惜不成功,最後被青蛙拾了
一塊十幾磅重的石塊拋在標叔叔面前的地上阻止了他,幸好米青不是真正的發,否
則,水龍標可能已經變成穿頭標了。最後釣友們都繼續運用天幕至最後一刻!

雨勢斷斷續續,雖然那天幕被大油咬破了小許,可是直至上車離開前,釣友那捨得
將可愛的天幕拋棄呢?

(文:丹尼)

冷血的士司機

丹尼無奈地等待救緩(的士)
不知下過了多小片雨後,遠處忽聞汽車的引擎
聲,釣友皆喜出望外,但不知那一部計程車是
那幾位釣友預約的呢? 當計程車駛近,威威看
得車牌後火速呼喚小豐師傅、爹力以及Rayrol
率先疏散。不一會,第二、第三部計程車亦先
後抵達,而釣友也分別離開這個傷心地。

最後只淨下魚神、水籠標、雄仔以及丹尼四個
人留守那絕地。他們一直等、一直等,已過了
與計程車司機約定的時間近一小時了,而甚麼
車影也沒有。天啊!東霸仍荒涼之地,與世隔
絕人跡罕見,連手提電話也收不到,要找救兵
也沒一點法子。莫非他們要徒步走出市區?

等..等..等..等..也等不到那的士司
機。不!應該說是等不到那冷血的的士司機。又過了十多分鐘,他們決定帶著他們那
沉重釣裝備,走到水霸頂山勢較高的地方求援。再跑了十多分鐘的上斜斜坡,終於到
達了霸頂,可是那滅絕人性的司機仍末見影。

四人一看,看得一大片烏雲從遠處殺至,不出半小時將有另一場世紀豪雨面世! 眾人
著急之際,忽聞喜訊。莫非有車駛至?不!冷血司機並不是浪得虛名的。原來水籠標
的手電能接收到微弱的訊號,他們有救了! 水籠標於此火速致電友人,代為電召的士
駛入東霸迎救他們。

大烏雲一步一步的走近,他們也越來越焦急了。在雨雲差不多到達的同時,雷霆救兵
終於抵步,帶他們脫離險境。

Saving private Jorden ; Saving private Biu Biu ;
Saving private 雄仔 ; Saving private Le' Dan 。

他們一上車,天就立即降下雨來。隨著最後一小隊釣友離開災場,電波十七擊活動亦
在一片 x+y*%@F#u$!@c#!@#$%@#$ 聲中宣佈結束!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