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ontent/Inhalt
首頁 arrow 知識 arrow 釣魚典故 arrow 因釣魚而留名千古的先人與他們的釣魚軼事

誰在線上

線上沒有任何訪客

線上人數

因釣魚而留名千古的先人與他們的釣魚軼事 列印 E-mail
作者 台灣釣魚台網站   
2000/01/01, 星期六
因釣魚而留名千古的先人與他們的釣魚軼事
鳴 謝 : 台灣釣魚台網站 http://www.fishing.com.tw 正 式 授 權 電 波 網 轉 載 。

  我國古代文人逸士,閒著沒事幹常釣魚,為怕人說不是生產當米蟲,所以牽強附會說釣魚為風雅之事。古代名人喜愛釣魚的閒人很多,不乏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詩人、文學家....等。其中最閒了幾十年不找活幹,成天以釣魚來打發時間者當推呂望(姜子牙)和不愿為官,不吞榮華富貴之鉤,而隱居富春山,以耕田、釣魚自食其力,千古傳為美談的嚴光(嚴子陸)了。

  姜尚,字子牙,呂是他的封姓,太公望是對他的尊稱,所以後世人又叫他呂望、姜太公。傳說姜太公垂釣磻溪,直鉤無餌,離水三尺,愿者上鉤。其實,他是藉釣魚養望等待出仕時機罷了。所以,白居易在【渭上偶釣】一詩中說他是「釣人不釣魚,七十得文王」,果然釣到了周文王後,他從此放下了釣竿,輔周伐紂,成了興周八百年的功臣,歷史上著名的軍事家。

  姜太公釣魚是不是歷史上確有的事實呢﹖從史書的記載來看,是確有其事的。【史記,齊太公世家第二】記載:「呂尚蓋嘗窮困,年老矣,以魚釣奸周西伯....周西伯獵,果遇太公于渭之濱。」這裏的「奸」,讀音干,是地名,即茲泉。【括地志】載:茲泉水源出岐州岐山西南凡谷。【呂氏春秋】記載:「太公釣于茲泉遇文王」。唐代張守節在【史記】的注釋中注一行小字說:「磻磎中有泉,謂之茲泉,泉水潭積,自成淵渚,即太公釣處。」這些歷史的記載,闡明了姜太公釣魚確是事實。

  姜太公釣魚的民間傳說也很多,而【說苑】的記載則非常有趣:「呂望年七十,釣於渭渚,三日三夜無魚食者。望即忿,脫其衣冠。上有農人者,古之異人,謂望曰:子姑復釣,必細其綸,芳其餌,徐徐而投,無令魚駭。望如其言,初下得鮒,次得鯉,刺魚腹得書,書文曰:呂望封於齊,望知其異。」當然,剖開魚腹得書,只不過是古人迷信的說法,而描寫呂尚三天三夜沒有釣到魚,這位有雄才大略的軍事家也沉不住氣了,氣忿地脫掉衣服,甩掉帽子,非常具體地把姜太公釣不到魚時的急躁情緒描劃了出來,是很合情理的。從釣魚的技巧來說,那位農人指出的幾點:線要細,餌要香,輕輕地投鉤,不要把魚驚走,則說明釣魚的基本技巧在商周時期即已成熟了,當然直到今天這幾點原則仍然適用。

  姜太公假釣魚當餌,目的是當官;嚴光恰好和他相反,為了避官遁世釣魚。

  東漢隱士嚴光,字子陵,會稽餘姚人。少年時是劉秀的同學。劉秀復興灌室稱帝以後,召嚴光到京師任議諫大夫。嚴光不願為官,不吞榮華富貴之鉤,而隱居富春山,以耕田、釣魚自食其力,千古傳為美談。關於嚴子陵釣魚,古代典籍中也有記載。【東觀灌記】記載:「光武帝與子陵友舊,及登位望之,陵隱於孤亭山垂釣為業。訪得之,子陵不受封。」至今,浙江桐廬縣城西17公里的富春山還有嚴子陵釣魚台遺址。富春山清麗奇絕,素有「錦峰秀嶺」之稱。山前臨清溪江,江側有一「七里瀨」,又名「嚴光瀨」,瀨的東西有兩處古蹟,東是嚴子陵釣魚台,西是謝翱台。江畔有建於北宋年間的嚴子陵祠。嚴子陵隱居垂釣的高風亮節,深受古代文人逸士讚揚。
唐代詩人李白寫的【獨酌清溪江】一詩讚美說:「我攜一樽酒,獨上江祖石。自從天地開,更長幾千石。舉杯向天笑,天回日西照。永望坐此台,長垂嚴陵釣。寄語山中人,可與你同調。」

  呂望是釣人不釣魚,嚴光是釣魚不釣人。中國歷史人物中還有一位釣魚前輩比嚴子陵釣魚更甚的「釣魚迷」呢﹖他就是自稱「煙波釣徒」的名詞【漁歌子】的作者張志和了。

  張志和,字子同,婺州金華人。唐肅宗時任侍詔翰林。後被貶逐不復出仕,隱居垂釣江湖。著有【玄真子】。他寫過【漁歌子】五首,其中一首:「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這一首是最為膾炙人口的釣魚詩。唐大歷九年,顏真卿到湖州任職,與門客會飲,賓主在席上唱張志和的【漁歌子】。後來,顏魯公送張志和一艘魚舟,張志和便放舟垂釣,水上為家了。張志和隱釣煙波不歸家,使他的兄長張松齡(【詞林記事】說是張鶴林,鄭振鋒【插圖本中國文學史】作張松齡,按鄭本說)見他

浪游不歸,心中思念,也嘗和其韻以招之。可見張志和果然隱釣煙波,斜風細雨不須歸了。後世不少畫家,按張志和詩的意境,畫成了畫。明代刊本【詩餘畫譜】刊的一幅版畫【漁父】就是用國畫的形式,描繪了張志和煙波垂釣的意境。

  從釣魚的立場看,張志和確實是釣魚迷的老祖宗。「西塞山前白鷺飛」,短短七個字,點明了釣場是一個魚多的地方。白鷺,又名鷺鷥,是一種羽毛純白,頸和腿部都很長的水鳥,專門棲息在魚很多的水邊,捕食魚類。白鷺飛翔的地方,當然是最理想的釣場了。「桃花流水鱖魚肥」,指明了垂釣季節正是桃花盛開的春天,這時天氣溫暖,正是江南垂釣的黃金季節;點明了垂釣的魚類是鱖魚,鱖魚是魚中佳品,味美而肉嫩,對釣魚迷來說是更有吸引力;點明了水域是流水,正符合鱖魚的生活息性,鱖魚是喜歡在乾淨的流水有石頭的地方棲息,「西塞山前」的山谷下水域,自然水底多石縫,又有流水,正是鱖魚的棲息好地方,也是垂釣鱖魚的良好魚窩。這句詩清楚的說明跪餘盛產的季節是和桃花開的時候,也具體證明古代釣客善於觀看物後選擇釣魚時機。斜風細雨不須歸,又是雙關語,既包含他決心煙波隱釣不願回家的意思,又包含描述春天綿綿之際,水中氧氣增加,鱖魚活動性、索餌意願強,此時釣之尚待何時,自然不能錯過良機了。

  此外,我國古代還有許多歷史人物酷愛垂釣。春秋戰國時輔佐越王勾踐滅吳的大夫范蠡,在滅吳之後感到句踐謀成國定,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便泛舟俏俏地離開了越國,船到洞庭湖中的釣州時遇到大風大浪,便停舟靠岸,范蠡就在釣州邊釣起魚來。【拾遺記】講漢昭帝在琳池之南造起了一座非常豪華的「桂台」,在深秋季節終日在桂台之下泛舟垂釣;【漁父詞】的作者葛長庚專愛釣鱸魚,他在詞中寫道:「洞庭湖上晚風生,風觸湖州一夜橫。羊棹快,草衣輕,只釣鱸魚不釣名。「鱸魚與鱖魚相比,更是名貴的珍品了。唐代大司馬東曹椽張翰,原籍是江南人,一年秋風起鱸魚肥的時候,他思念家鄉鱸魚的美味,說道:「人生在世,唯適意耳。何必為名韁利鎖所羈乎。」於是棄官攜眷,全家回到江南,重溫鱸魚的美味,也傳為佳話。


 

本 文 章 版 權 由 台 灣 釣 魚 台 網 站 所 有 , 本 網 已 獲 書 面
授 權 作 香 港 地 區 獨 家 網 上 轉 載 。

未 經 版 權 持 有 人 許 可 , 任 何 有 人 士 不 得 以 任 何 形 式 轉 載 。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