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西貢磯Party
作者 拉丹   
1999/07/11, 星期日
《七 十 一 西 貢 磯 Party》
活 動 日 期 :1999 年 7 月 11 日
活 動 成 員 :Joey,Peter,Wai_Wai 父女,奧運仔 & Danny
活 動 釣 點 :西 貢 東 霸
釣 法 :磯釣 / 投釣
釣 餌 :醃蝦仁 / 青蟲
目標獵物 :乜魚都釣!
集合時間 :7:00 am 鑽石山巴士站 or 8:30am 北潭涌的士站
備註 :果度好安全,唔駛帶救生衣磯鞋,男女老少都得。淨帶 雨具 魚餌 人餌 就得。請帶多一點食水!


釣 事 小 報 告
文 : Le'Dan @ July 13, 1999

呢個釣點好舒服!(丹尼有金童玉女磅住) 早上七時, 丹尼準時到達約定地點. 但其他電波釣友尚未到達. 遠處有一位拿著魚竿的男子, 向他的方向走過來. 打過了招呼得悉他就是奧運仔了! 過了不久, 釣友陸續出現. 出席是次活動的釣友有威威父女兵, 租兒, 皮蛋人, 奧運仔同丹尼

我們乘坐巴士前往北潭涌閘口再轉乘的士前往創興水上活動中心側的已關閉的難民營. 釣點於難民營附近, 有著不少其他釣友遺下的戰績, 如吉引餌袋, 垃圾, 小魚遺骸, ...等. 但亦有不少其他釣友遺下的良好建樹. 釣點有數張膠椅子, 用之 難民營對出釣點魚樂, 舒適得很! 另有大油桶數個, 用之於置竿,
捨之其誰也! 於享受釣該處尚有垃圾桶以及自建燒烤爐各一, 方便得很.

該處不失為一個好的投點, 可是卻不是一個好的釣點. 因我們只能用投釣上了數尾三數寸長的小魚兒. 而磯釣以及拖隻餌則沒有任何收獲. 可是每當有釣友投釣釣獲小魚兒拖回來的時候, 卻有三五條的鮫魚在追那條被勾著小魚!

過了不久, 釣友因不欲再開殺戒, 故再次發揮電波精神 --- 改釣點. 我們隨即收拾行裝改往附近的另一釣點再戰.

釣點風影 下半場的收獲可說是較理想. 釣獲當然是近期各釣友口中提及的鮫魚為主了. 租兒與皮蛋人嘗試用假餌來拖鮫魚. 鮫魚的釣獲用拖假餌的方法遠較磯釣為多. 上了水後彈回水中的不計, 皮蛋人個人獨取廿多條,. 租兒亦釣得十多條. 而威威可能因為要照顧愛女, 故釣獲較為遜色.

奧運仔呢? 因該釣點投釣不太適宜投釣, 於是丹尼就借給他一粒浮波, 再以他有限的磯釣智識, 傳受給奧運仔. 不久奧運仔的浮波住下沉, 他急速的把那魚獲抽上. 當然亦是例排的鮫魚了! 奧運仔初嘗磯的感覺, 他亦表示將會買一個浮波練習試試看.

最後要說到丹尼的釣獲了! 丹尼今天做了"磯霸", 磯釣釣獲屬全場之冠. 這不是因為丹尼釣技了得, 只是因為租兒與皮蛋人專注拖假餌; 威威要照顧愛女, 奧運仔屬磯釣的新新新手. 而丹尼於沒有其他對手威脅下自動成了"磯霸" 而已!

丹尼o既十五兩幽面 丹尼磯釣以來最佳釣獲 下午三時左右, 丹尼的釣獲有鮫魚七條. 正當百無了賴之際, 浮波猛力一沉, 丹尼右手感應到強烈的魚餌而頓時揚竿. 其時他只見竿尖己成 U 形. 心想這條魚應也不會太小. 說時遲, 那時快, 那條魚猛力向水裏鑽進去, 而丹尼魚鮫的而鈕力制可能調較得不太緊, 魚絲已被那條魚拉出了不少. 丹尼連忙將鈕力制調緊, 那時候魚兒的力度依然不減, 時向左閃忽向右避, 間住下鑽. 泳速相當高, 力量也不了弱. 頓時間丹尼想起汪奴兄日前傳受的起魚秘技. 丹尼依照汪奴兄傳受的技倆, 慢慢將絲收回.

近岸處, 鄰近的釣友已看出那是一條差不多幽面. 於是丹尼更小心奕奕將那幽面拉上水. 成功了! 丹尼嚷著叫其他釣友替他拍照留念. 高興得不得了! 自學習磯釣以來, 丹尼從未釣得超過一斤的魚兒, 今次也不例外, 那條幽面於他家裏過磅, 確確實實也只得十五兩而已.

幽面 自從丹尼起了那條幽面以後, 士氣為之一振, 各人再度密密拋竿. 當然丹尼也不例外. 不一回, 丹尼再次有魚訊, 可是一上手便知力量與那幽面相差太遠了. 經過了剛才的練習, 這條魚可謂起得很輕鬆! 上水後發覺又是時下流行的鮫魚!

其時, 亦差不多到了我們約定的離開時間了! 故丹尼拋了他當天最後的一竿. 不一會, 浮波又住下急沉, 丹尼輕輕一抽, 再收絲. 那條魚并不太重, 但是就以高速左邊鑽鑽, 右邊鑽鑽. 丹尼氣定神閒的把那條魚拉到近岸. 原來是一條手板大的 泥孟.

這天可說是一個不錯的釣魚之旅!



" 一 寸 綱 帶 " 釣 組
一寸綱帶戰勝鮫魚 話說昨日到的那個鮫魚釣點, 拋竿之後不久, 浮波猛力一沉, 高速下墜. 我以第一時間揚竿. 抽竿時, 感覺到魚兒已經被勾上. 再絞回的時間, 那條魚就跑掉了. 我將釣組收回看看, 發覺那個魚勾不翼而飛, 而魚絲就齊口斷掉了. 我再綁上另一個勾再戰.

不久又有魚訊, 可惜都係同樣斷絲收場. 我不信邪再試, 結果六不惶多樣. 於心灰意冷之際, 我換上了約半呎長的 綱線帶腳, 以作 "防咬線".

那綱線帶腳果真是一條很好的 "防咬線", 廿分鐘內, 連魚毛都不光光顧, 完全發揮了 "防咬線" 的功能. 那時的我非常氣憤. 用上 2.5 號帶腳毫無則反擊之力, 頻頻於勾的附近斷絲. 換上綱線帶腳雖可解決斷絲問題, 但卻引伸出 "防咬" (防止魚咬) 的問題. 怎麼辦好呢??

及後, Peter 告知綱線帶腳最少應為兩呎, 始可做到魚餌於水中 "漂" 的較果. 由於那綱線帶腳不是我自己帶來的, 所以十分不好意思用上太多, 故我想想有什麼可以 "防斷" 而不 "防咬" 釣組方法, 更可做到 "飄" 的較果呢?

那些鮫魚的牙相當銳利, 很容易將絲齊口咬斷. 心想, 只要將魚勾之上的鮫魚的牙所到之處, 換上短短的綱線 (約一寸), 再將綱線接駁到帶腳, 理應會做到魚餌於水中較 "飄", 既可 "防斷" 而不 "防咬" 的效果. 單單理論是不行的, 於是我換上了一條由3呎碳精絲加上約一寸長綱線作為子線, 以作一個測試.

拮到丹尼隻手指o既泥孟 拋竿不久, 即有魚訊, 我隨即揚竿, 可是這次沒有將魚兒勾上, 被它走掉了. 我收回釣組查看, 發覺魚餌已不見了, 但釣組仍是完整的. 我換上魚餌再拋出, 不一會, 又傳來魚訊. 這次它走不掉了, 因為它咬不斷那條約一寸長綱線. 很容易就把它拉了上水.

當時的我心裡充滿喜悅, 所欣慰的, 不單只是有了魚獲. 而是自己克服了一個斷絲的問題. 此外, 更替我數個被勾走的魚勾報了仇!!

不竟只是一條魚, 並不能代表這個釣組防斷而不防咬的可行性. 我再接再厲, 在於數十分鐘內再以同一個釣組釣了六七條鮫魚. 而那條十五兩的幽面, 以及那條手板大小的泥孟, 亦同樣戰敗於 "一寸綱帶" 釣組! 我個人應為加了綱帶腳, 魚獲可能較少, 但於頻頻斷絲的情況下, 可以一試.

"一寸綱帶" 釣組綁法. 先將一條三四寸長的綱絲駁到魚勾, 綁法與平時綁勾的方法無異. 但因綱絲柔韌度較低, 所以綁起勾來都好不容易. 而另一端則接駁到長子線, 綁法跟綁擰圈的方法一模樣. 但須於魚絲及綱絲兩端, 各綁一次, 才能緊緊的綁好. 有興趣一試的釣友, 請於測試後告知測試結果, 與我們一起分享. 如有什麼改良的方法一亦請說出一起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