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怪談
作者 拉丹   
2000/04/01, 星期六
《釣 魚 怪 談》
(Le' Dan @ April 2000)

 
相 信 很 多 釣 友 都 曾 經 嘗 試 過 夜 釣 。 相 傳 晚 上 或 深 夜 的 時 份 會 有 較 多 大 魚 游 往 岸 邊 覓 食 , 這 或 許 是 釣 友 喜 歡 夜 釣 的 其 中 一 個 原 因 。

夜 釣 時 , 釣 友 多 會 保 持 肅 靜 以 及 不 會 隨 便 開 啟 照 明 工 具 , 以 免 把 大 魚 嚇 怕 而 令 它 們 不 敢 游 近 。 在 那 鴉 雀 無 聲 、 夜 闌 人 靜 的 環 境 下 難 免 令 人 覺 得 有 點 悽 涼 、 陰 深 的 感 覺 。 你 於 夜 釣 時 是 否 曾 遇 過 一 些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發 生 呢 ?

我 曾 聽 我 的 朋 友 憶 述 他 的 經 歷 。 有 一 次 , 他 單 獨 前 往 黑 角 頭 夜 釣 。 當 他 到 達 時 已 有 隱 約 可 見 有 另 一 位 釣 友 已 在 遠 處 作 釣 。 兩 三 個 小 時 之 後 , 我 的 朋 友 看 見 那 位 釣 友 向 他 飛 奔 過 來 。 最 奇 怪 的 是 他 連 釣 具 也 不 收 拾 , 只 顧 自 己 拚 命 而 逃 ! 到 底 他 看 到 了 什 麼 使 他 嚇 成 這 個 樣 子 呢 ? 當 那 釣 友 走 近 我 的 朋 友 時 , 我 的 朋 友 從 他 的 滄 白 臉 容 以 及 慌 張 情 緒 , 雖 沒 有 向 他 查 問 亦 可 得 知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已 發 生 了 在 他 的 身 上 ! 我 的 朋 友 當 然 不 敢 多 問 , 因 為 怕 得 知 答 案 後 他 會 腳 軟 而 走 動 不 得 。 他 只 管 火 速 的 收 拾 釣 具 離 開 黑 角 頭 罷 了 ! 到 底 當 時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呢 ? 相 信 只 有 當 時 人 始 可 得 知 了 。

另 一 次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我 也 在 場 。 當 時 正 值 仲 夏 ,我 與 數 位 電 波 釣 友 前 往 泥 涌 碼 頭 夜 釣 。 我 們 一 行 人 保持 肅 靜 , 連 走 路 的 腳 部 也 放 輕 了 , 而 亮 起 頭 燈 照 明 時小 心 翼 翼 以 免 照 射 到 海 面 嚇 走 魚 兒 。 到 了 差 不 多 晚 上十 二 時 , 同 行 的 一 位 女 釣 友 Pinky 突 然 向 Ivan 說 :『 Ivan 你 過 黎 丫 ! 好 驚 呀 ~~! 』。 當 時 他 們 倆 人 竊 竊 私 語 , 好 不 緊 張 似 的 。 因 為 當 時 很 靜 , 我 們 可 聽 得 Ivan 間 中 對 Pinky 說 :『 真 係 咖 ? 』『哎也~~! 』。 當 時 在 場 的 幾 位 釣 友 也 預 感 到 Pinky 一 定 是 看 到 或 感 覺 到 什 麼 ,不 然 怎 會 慌張 起 來 呢 ??

到 底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呢 ?? 各 人 心 內 也 紛 紛 揣 測 , 但 當 時 沒 一 個 釣 友 向 他 們 問 及 情 況 ! 大 家 也 扮 作 鎮 定 以 免 引起 公 眾 恐 慌 。 直 至 零 晨 四 五 時 各 位 離 開 了 釣 場 , 在 車 上 我 們 才 向 當 時 人 詢 問 當 時 到 底 發 生 什 麼 事 。

原 來 她 當 時 感 覺 到 她 的 頭 髮 被 觸 摸 。 起 初 她 以 為 其 他 釣 友 拋 竿 時 魚 絲 擦 過 她 的 頭 髮 而 已 ,但 當 她 轉 身 查 看 時 發 現 當 時 跟 本 沒 有 釣 友 拋 竿 。 而 站得 最 近 的 釣 友 都 最 少 有 三 至 四 米 的 距 離 , 跟 本 不 是 攻 擊 範 圍 。 她 不 以 為 意 , 當 作 只 是 幻 覺 而 已 , 所 以 並 沒 有 將 此 事 放 在 心 上 。

過 不 多 時 , 她 又 感 覺 到 她 的 背 部 有 被 "搣" 的 感 覺 。 那 感 覺 非 常 實 在 , 今 次 不 可 能 是 幻 覺 。 她 猶 疑 了 一 會到 底 應 不 應 轉 身 察 看 呢 ? 若 真 的 是 釣 友 惡 作 劇 還 好 ,若 今 次 又 看 不 到 任 何 東 西 , 那 麼 ......

掙 扎 了 數 秒 後 , 她 終 於 鼓 起 最 大 的 勇 氣 轉 身 查 看 ,但 今 次 跟 上 一 次 明 顯 不 同 , 因 為 站 得 最 近 的 釣 友 都 起碼 有 十 米 八 米 的 距 離 , 絕 不 可 能 於 數 秒 之 內 無 聲 無 色 的 返 回 該 位 置 。 除 此 之 外 , 她 什 麼 也 看 不 見 。 被 "搣" 的 那 感 覺 非 常 實 在 , 跟 本 沒 有 可 能 會 弄 錯 , 但 她 又 不 能 解 釋 箇 中 的 原 因 。

登 時 她 不 寒 而 慄 , 馬 上 叫 她 的 朋 友 仔 Ivan 過 來 她 的身 邊 , 告 訴 他 那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 其 他 的 釣 友 就 在 傍 邊 不 知 道 她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

事 後 , 她 懷 疑 會 否 是 她 長 髮 的 關 係 而 產 生 錯 覺 。 她 再 問 長 髮 的 阿 標 是 否 那 有 同 樣 的 經 歷 , 可 是 阿 標 當 晚 什 麼 事 也 沒 有 發 生 。

到 底 那 件 事 是 真 是 假 , 相 信 沒 有 人 可 以 解 釋 了 !



加 送 三 篇 有 關 釣 魚 的 不 可 思 議 文 章 :
人 面 魚
東 灣 宿 營
馬 料 水 水 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