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趣談 - 擎天一指
作者 De' Edd   
2000/06/01, 星期四
《釣 魚 趣 談 III》

擎天一指
(文章提供 : De' Edd @ June 2000)  

“收到料,馬料水有很多魚釣,黃腳起到手軟”我同學肥仔廖這樣對我說,目的是想引我一齊去。

“嘩....正,星期日去囉”。於是星期日一早,與肥仔廖到魚餌店挑選了幾襾蝦粉,直撲大學站。當時大學站對落,有艇仔租與旅游人士,嘗一嘗碧波泛舟之味(很久沒有到過馬料水,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艇仔租)。我兩目標是黃腳,當然一落艇,便不理三七廿一,扒往自以為是的排口位下絲,釣了一整天,黃腳就一條都冇,酒牌仔,石九孫,連米仔等就一大堆,還有幾條大泥猛,不過都係細過手板的,雖然距離目標很遠,但都算過足手癮.

太陽下山了,要回家了,於是拉起水中的魚籮,倒出裏面的魚,各自打開屬於自已的竹製魚籮,你一條我一條咁就在艇仔上分魚,分魚既係佢,我自然就係雙手分開魚籮既竹耳以方便佢放落去,分到泥猛時,肥仔廖拿著魚身,魚肚向我魚籮直指,就在這一刻,艇仔食到快船行過的浪花,左右搖擺,就係咁,條泥猛肚鰭插向我右手食指,即時有數個小孔流血,初時都唔係好痛,但漸漸痛到入心,冇耐重腫起來。

第二天都重未消腫,上學執起支筆,隻食指都係斜斜指向天。本來都算嫁勒,最鬼激氣既就係佢時不時用眼尾射過黎,望著我的“撉天一指”陰陰咀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