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母狗的故事
作者 INAC   
2006/07/01, 星期六
《那 隻 母 狗 的 故 事》
(文/圖 王寵裕 @ July 2000)

於 台 灣 友 網 INAC 協 助 下 , 本 網 已 獲 釣 魚 人 雜 誌 社 授 權 轉 載 本 文 章 。
 

也 許 您 無 心 , 卻 有 一 些 動 物 在 陰 暗 角 落 承 擔 著 您 的 無 心 之 過 ...

與 牠 相 遇 是 在 水 湳 洞 停 車 場 旁 、 下 到 釣 場 的 小 徑 上 , 牠 要 上 來 , 我 正 要 下 去 , 除 非 「 我 們 」 擦 身 而 過 。 路 旁 長 滿 林 投 , 雖 然 萬 物 生 而 平 等 , 而 且 交 通 法 規 有 上 坡 先 行 的 規 定 , 不 過 有 道 : 好 狗 不 擋 路 , 我 覺 得 應 該 牠 要 讓 我 。

停 下 車 子 等 牠 轉 身 退 讓 , 牠 似 乎 有 點 惶 恐 而 不 知 所 措 , 驚 地 , 我 發 現 牠 瘸 著 腳 一 跳 一 跳 地 轉 身 , 而 瘸 的 那 隻 前 腳 貼 著 嘴 頰 。 牠 艱 難 地 跛 行 了 一 段 路 後 停 下 來 歇 息 , 我 才 看 清 牠 的 下 頰 被 一 組 白 帶 鉤 鉤 到 了 , 黑 色 的 鋼 絲 和 帶 鏽 色 的 魚 鉤 , 突 兀 地 從 牠 的 嘴 內 穿 透 而 出 , 而 更 悲 慘 的 是 : 牠 的 一 隻 前 腳 , 也 被 這 串 魚 鉤 鉤 住 了 。

這 附 近 沒 有 住 家 , 牠 應 該 是 一 隻 無 主 的 野 狗 , 膨 漲 的 乳 腺 顯 示 牠 還 在 哺 育 小 狗 。 推 測 牠 可 能 是 到 釣 場 附 近 撿 食 釣 友 遺 留 的 便 當 殘 餚 , 釣 友 棄 置 在 釣 場 的 白 帶 鉤 上 還 留 有 殘 餌 , 一 般 而 言 , 狗 對 魚 的 興 趣 不 高 , 不 過 在 極 度 饑 餓 之 下 , 牠 還 是 想 吃 它 充 饑 。 可 是 魚 餌 中 暗 藏 的 尖 銳 鉤 子 , 毫 不 留 情 地 穿 過牠 的 嘴 皮 。

牠 慌 亂 地 想 用 前 爪 把 口 中 的 鉤 子 扯 掉 , 詎 料 其 他 的 鉤 子 也 應 聲 刺 進 前 足 的 皮 中 …… 。

如 果 , 沒 有 人 將 那 些 鉤 子 拔 除 , 牠 和 牠 的 小 狗 , 性 命 堪 虞 ; 我 放 低 身 子 、 露 出 最 和 善 的 表 情 , 希 望 牠 願 意 讓 我 接 近 , 不 過 還 是 失 敗 了 , 牠 一 臉 倉 煌 地 跳 走 , 失 去 平 衡 身 子 造 成 前 爪 和 鰓 相 互 拉 扯 , 牠 疼 痛 地 咿 嗚 咿 嗚 低 鳴 。 我 掏 出 相 機 攝 下 這 一 幕 , 隨 即 牠 便 隱 身 在 一 片 林 投 之 後 。

接 連 好 幾 天 , 我 一 直 掛 念 那 隻 母 狗 , 牠 要 如 何 掙 脫 以 鋼 絲 繫 綁 的 魚 鉤 ? 牠 會 因 無 法 進 食 以 致 逐 漸 衰 竭 而 死 嗎 ? 牠 的 小 狗 呢 ?

相 信 沒 有 人 願 意 看 到 一 隻 無 辜 的 狗 、 貓 、 或 是 海 鳥 、 家 禽 因 誤 食 殘 餌 而 被 魚 鉤 鉤 到 , 不 過 我 們 無 心 的 動 作 卻 可 能 造 成 其 他 生 命 無 可 挽 回 的 傷 害 。

下 次 , 當 您 收 竿 後 打 算 就 地 棄 置 魚 鉤 、 釣 線 時 , 我 祈 求 這 一 幕 能 在 您 腦 中 浮 現 , 如 果 閣 下 自 認 「 格 調 」 夠 高 , 就 應 該 懂 得 如 何 避 免 讓 這 種 事 發 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