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e岸釣巨型盲曹
作者 電波釣魚網   
2001/06/01, 星期五
《Lure岸釣巨型盲曹》
日  期 :2001 年 6 月

鳴謝 : davisyue 提供資料、Terry 翻譯文章 @ Aug 2001
修訂版 @ Sept 2001

 

六月十六日早上六點,我照常和我兩位朋友阿傑,阿能到西貢早禾坑拖盧魚。每星期我們通常都能釣到三、兩條一至三斤的魚,晚上可釣盧魚,清晨時則可釣到木黃,木黃力氣十分大,游得亦很快,并且好像不會疲累,和它們搏鬥真的是非常刺激,往往要用上十多二十分鐘方能把魚弄上水。

我們早期在這裡拖盧魚時只用普通投竿,四寸POPPER或紅白路亞,及六號線去釣,釣上來的多是一至三斤的木黃或二至六斤的盧魚。但間中郤會被魚拉斷絲,通常都是在中魚後一至兩分鐘,魚兒突然發力,絲就斷了,起初我們認為斷絲是因為用的絲太幼太便宜之故,所以之後我們換上質量較好(200元500米)絲徑較粗的八號絲和較長的五寸路亞。

但斷絲的情況郤仍舊時有發生,我們奇怪什麼魚能使八號線弄斷,可能是紅油吧,因為它們有銳利的牙齒,最奇怪的一次是斷了絲半小時之後,本來認為已失的路亞重浮上水面,撈起之後郤發覺路亞身上的三組三爪鉤全都不見了,而連接鉤及路亞的三個小鋼圈也不翼而飛,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未知各網友可有高見?能解我們心中之謎。

我們繼續提升我們的工具,魚絲由八號,十號到換到十二號,路亞由六寸,七寸換到八寸,附近的人走過也感到奇怪,這麼大的路亞能在這碼頭仔釣上什麼魚。但是,我們的線還是經常斷,踏入六月,可能是釣線已夠粗的關係,我們都沒有再斷絲了,但因為只顧提升釣線,忽略了釣竿的承受能力,結果是阿傑的竿在六月二日中魚後,和魚搏鬥了十五分鐘,魚兒突然發力,魚竿即時斷成了兩截,而阿能的竿則在六月九日中魚後三十秒斷成了三截,以我們多年釣魚經驗,唯有斷定這水域下有怪物了。

我們以前一個早上能釣到7-10斤魚,但換了重型裝備後,可能小魚都不來追這麼大的路亞,所以反而很少再釣到魚。那天早上,只有我獨自去釣魚,因為阿傑 和 阿能通宵看足球比賽所以不來。在沒有預計會釣到魚的情況下,我只帶備了根普通投竿,15號尼龍線線和一隻八寸POPPER。六時正,我投出第一竿,水面上有許多小濟魚,每當POPPER拋進水中,它們便被嚇至跳出水面,根據過往經驗,那麼多小魚雲集,一定沒有大魚在附近,心想今天可能釣不到魚了,但我繼續拋投,當做運動並沒有指望能釣上什麼魚,到六點十五分,魚訊傳來有魚咬中路亞了。海上激一大片水花,心想是釣到木黃吧,如常收絲,不料收了幾手後,猛然被巨力一扯,連竿也幾乎脫手,同一時間,海中躍出一條三尺來的大魚,暗叫糟糕,怪物現身,卻只有我一人,孤軍作戰,魚絲直出,魚竿彎得吱吱作響,大魚以高速游離碼頭,忽左忽右,忽起忽落,我以左手握緊魚竿,右手併命上緊魚絞的磅頂,但仍不能減緩大魚的去勢,心中焦急不已,一怕魚絲用盡斷絲,二怕魚竿不支斷竿,三怕把魚拉近岸後,眼白白在面前走脫,因我未有帶備撈磯,真是又驚又喜,一來驚心動魄,二則喜出望外。

磅頂已扭盡,絲還是不斷的出,眼看一百五十碼的絲已出了七、八成,我唯有出手了,一出手徒手抓緊魚絲,強忍著痛楚,總算將大魚的去勢減慢了一點,但卻加重了魚竿的負擔,由吱吱作響,變成喀肋喀肋響,真怕它支持不住,看著線杯中的絲越來越少,已看得見杯軸,絲快用盡時,幸好怪物的力氣也用完了,我趕忙收絲,攪了幾轉後卻再攪不動了,極目望向百多碼之外,大魚一動不動像死了一樣,想不到要拖回這『死魚』也不容易,只好學小笠原VCD中的釣手,把竿向上揚收絲,上揚收絲,上揚收絲.............. 心想如果也有個肚兜可頂竿卸力就好了。

很慢很慢的上揚收絲,上揚收絲,怕動作太大,弄痛大魚又掙扎游走,我可是再沒有氣力與它搏鬥,過了半小時,好不容易才把『怪物』拖回一半距離,就在這時怪物復活了......

大魚突然發難,高速游離,但可能大魚已力盡,只游了一會又一動也不動了!我繼續很慢很慢的上揚收絲,上揚收絲,用了十五分鐘把魚收至岸邊,看著眼前三尺多長的大魚,真不敢相信自己那麼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