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筒哥重振雄風
作者 David   
2001/03/31, 星期六
《電筒哥重振雄風》
日  期 :2001 年 3 月 31 日
釣  點 :紅 排
釣  者 :電 筒 David 、 小 齊 、 小川 、 AL 、 阿然 .....
釣  法 :磯 釣
釣  獲 :小齊 同 AL 各有三斤多牛屎一條
小川 兩斤幾黑沙一條
阿然同其他釣友也各有磅頭至頭魚獲
電筒David哥就 ........(見下文)

 

文 : 電筒 David @ May 2001

今次就破例由我寫次釣獲報告啦!

話說三月三十一日死流,我約左幾位電波釣友一齊去大嶼山磯釣。原先約好左下晝兩點在中環碼頭集合,但因我下星期一要飛上大陸做野,所以老闆要我交待晒我手上的工作比其他同事先放人。攪到我要做到下晝兩點先走得。

於是我就通知小齊被迫要放他放飛機,好彩小齊話佢地搭慢船,我可以搭快船追佢地。於是我就即刻飛車去碼頭搭船去長洲,去到長洲碼頭再會合小齊駁船去大嶼山磯位。

一行十多人,就浩浩蕩蕩出發,幾個人去左尾排。唔知道佢地係早有預謀家係懲罰我遲到,叫我一個人SOLO (自己釣一個位)。我心諗各位大佬係唔係咁玩我丫? 我都係磯釣新仔呀?? 咁快就要我攪SOLO ?? 因我上次都同小齊幫趁過呢個「紅排阿姑」,都有唔錯既收穫,所以最後都硬住頭皮咁去啦! 而其他人就閃去了其他更遠既位置。

上到磯位,即刻開誘餌同開竿,打左兩下誘餌,發覺附近全泳層都係老泥 (泥),釣左一陣,就決定等天黑老泥收口先再釣。七點轉流先再狂打誘餌搏一搏。但往往天意弄人,由七點至八點的確冇晒老泥,只係有雞泡及噤釘。由於水實在退得太利害,釣位同水面距離剛剛18尺,最後連我唯一夜釣的浦島浮波都掛石了。於是發覺開了全日都未用過的撈箕,終於發揮它的用處--------撈浮波,但係足足用左半小時都撈不到。

突然收到小齊電話,報告小川中了兩斤多的黑沙,小齊同AL有條3斤多的牛屎,阿然同其他釣友都有磅頭至斤頭魚獲。我心裡即刻涼一涼,我又蕉了! 點解淨底我?? 點解?? 最後小齊叫我唔好放棄,再比心機。夜晚大牛屎會游埋腳邊,釣淺D啦! BYE!BYE!"

睇一睇隻錶,已經八點半,乜流都冇晒,周圍既空氣簡直靜止晒一樣,心諗都係快打晒半袋誘餌,洗袋收工走人。於是就用小齊教我既「筒子打誘餌法」,三筒打法冇效呀? 用夠九筒打法啦! 突然見到浮波半沉於水中,初頭以為誘餌打沉個浮波,等多陣瑩光都消失埋,唔通真係打得太多誘餌?? 我竿一抽,中呀! 嘿~嘿~! 手板黃腳立即上水!

於是我用五筒打法再打,再中。魚訊明顯比前一口快同爽左好多,浮波一下沉就不見左。哈哈,心諗可能有群黃腳來探我。當再放第三次餌,浮波一到水,唔夠十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竿一揮,又中。第四口,都黎唔切打誘餌,再中。其後,中完再中,由於實在太搶口,所以沒有走口斷線,一口氣釣左唔知幾多條,只知身邊的大誘餌袋有很多黃腳活在不多的水中。哈哈真是過足手癮。

果陣已經九點, 魚訊也突然沒有了。點解誘餌仲有咁多?? 原來當我釣到第四條黃腳時,在打誘餌之前又中魚,所以都冇乜點打過。於是見時間無多就盡快將剩番既誘餌用不停既打法,務求快打完了事。

突然見浮波又一沉,唔通仲有黃腳?? 但我一抽竿,我已經有答案。拉力比先前大左好多,條魚向水底猛衝,我即刻扮下高手,右手頂魚,左手繼續打下誘餌,最後條魚都上到水面。但我之前都提過釣位同水面有18尺的距離,撈魚的確有好大困難,最後只好跪在地上,右手舉竿,左手撈魚,撈兩、三次先上到水,果然係條斤頭牛屎,今次無死喇! 大魚到呀!

於是重拾信心,奮力迎戰,拿拿淋上餌再戰。結果,再中! 今次比上次更加強勁,A1 立時滿弓,一手都唔比既情況下,條斤半左右既牛屎又玩完,哈哈。不自覺地哼起黎明既 「越夜越有機.LALA..L..A…」。第三口餌下水,等左一陣也冇反應,於是狂打十幾匙誘餌,打都手到柔。

突然又見到旁邊誘餌袋黃腳同牛屎唔夠水,奄奄一息,於是放底竿,打水求求小生命。打兩桶水,見浮波一沉,立刻拾竿一揪,支竿立時發出悲嗚 ----「吱一聲」,原來我鎖死左LB,呢次唔可以一手都唔比,於是我即刻放兩手,再頂多幾手之後,最後一條兩斤十牛屎都屈服於我淫威之下上水。但係呢次撈魚就真是手忙腳亂,撈睇怕都有十次先撈到。

當放魚落餌袋陣,水都溢晒出黎,而我又滿頭大汗,同條魚一樣不停咁喘氣。因太忙太辛苦喇,當我再想上餌之際,就收到小齊既電話,船會在半小時後來。好喇~好喇~! 我將手上已上了餌而又殺氣騰騰既竿放底,數一數原來有17條黃腳。於是我就將所有仲未 Certify 既 黃腳放回自然。

由於大家要趕時間上快船回港,於是大家到快船先將所有魚獲拿出來睇。船上其他的乘客都企晒起身睇,亦為之嘩然。我地當然梗係影下相黎留念啦,留住了美好一天! 收工!